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婚姻正在加载中》正在加载中 请稍候 正文 第26章 沐律发烧,她是‘药’ 婚姻正在加载中弱受

《婚姻正在加载中》正在加载中 请稍候 正文 第26章 沐律发烧,她是‘药’ 婚姻正在加载中弱受

发布时间:2020-02-14 14:50:29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月沫 状态:已完结

完结小说《婚姻正在加载中》是月沫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宋羽翎,羽翎,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宋羽翎看了一眼周群道:“我知道了,周部长,多亏了有你帮忙。” 周群笑了一声道:“只要大小姐时刻想着我,这点小忙,没什么的。” 宋

《婚姻正在加载中》 免费试读


宋羽翎看了一眼周群道:“我知道了,周部长,多亏了有你帮忙。”

周群笑了一声道:“只要大小姐时刻想着我,这点小忙,没什么的。”

宋羽翎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她淡淡道:“放心吧。”

周群喜笑颜开的离去,宋羽翎坐在办公椅上,心头闪过一丝异样,如果不将邓元解决的话,自己在公司的地位便一直处于隐患状态,时刻会有着被剔除的风险,这一点值得她在意,看起来她需要会会这个邓元了。

一天忙碌,下班的时候准时回到公寓,沐律依旧不在,他最近似乎很忙,每天都忙的很晚才回来,但是回来之后依旧逃不过被他一番折腾,两人之间的这种关系,很是微妙。

不像是情人,更不像是情侣,说是女伴都有点勉强,因为两人之间的交流真的是少的可怜,她满意于这种关系,同时,又不耻于这种关系,不过表面上没有半点的表露出来,将沐律面前,她更像是一个他发泄的工具。

晚上八点的时候,沐律回来了,却不是孤身一人回来的,身边跟着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宋羽翎见过,正是那天酒会上认识的漂亮女人,三个人眼神交汇,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奇异的气氛,直到白雅谢打破这尴尬。

“沐,有人在的话,你怎么不提前跟我说?”

沐律看了一眼,站在旁边有些慌乱的宋羽翎,语气淡漠道:“没有必要。”

宋羽翎不知道他所说的‘没有必要’。是自己在公寓这件事,没有必要向白雅谢汇报,还是她在公寓,没有必要在意。

但是无论从哪一点来说,宋羽翎都感受到了一阵极其强烈的耻辱感,她抿了抿唇,对沐律道:“我先上楼。”

说着不待他回答,便转身匆匆上楼,白雅谢看着她的背影,美眸里闪过一丝异样,看起来她需要重新改观,这个女人在沐律心中的地位。

沐律坐在沙发上,似乎对什么事情都不在意,冷漠的仿佛是超乎这个世界上的人,白雅谢面上带着优雅的笑容在他身边坐下,语气轻柔:“看起来沐与宋小姐关系很好?”

她自小和沐律一块儿长大,虽然现在他的性格与小时候完全不一样,但是隐隐约约还是有些小时候的影子,比如他身边从来不留讨厌的人,也从来不留没有用的人。

至于宋羽翎属于哪一种,结果不得而知。

沐律感受就来自身边的一抹清香,这是他年少时日思梦想的人,七年前的不告而别,成了他心中永远的痛,七年之后的再次相遇,却没有想象中的那般撩动心弦,他唇线紧抿,将心中那抹异样抛去。

“时候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沐律声音淡然,说着便站起身子,白雅谢依旧纹丝不动,一声含着情谊的眼睛盯着他,语气像是在撒娇。

“我今天晚上住在这不可以吗?”

沐律指尖一颤,接着重复道:“我送你回去。”

语气波澜不惊,听在白雅谢耳朵里却变了味儿,美眸里闪过一丝失落,接着便是一股莫名,他能够允许宋羽翎留在他的公寓,却将自己赶出去,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没有以前那么重要了,这是个不争的事实。

白雅谢收起心思,面上始终挂着一抹笑容,整个人看起来优雅大方,她站起身子道:“本来想着还能好好欣赏一下你这公寓,现在看起来是不可能的了,真是可惜呀!”

沐律淡淡地看了她一眼道:“想要欣赏,以后可以再来。”

白雅谢看着他,半是开玩笑道:“下次再来是以什么样的身份呢?”

沐律眼眸深邃,他不着痕迹的岔开话题:“走吧。”

得不到回答,白雅谢并没有缠着他,她深知他的性子,不喜欢被人逼问,更不喜欢被人强求,这样一个随性的性子,心中到底藏着什么还真是说不好。

白雅谢笑了一声道:“真好奇,你这样的人以后会找什么样的妻子。”

沐律已经开始迈开步伐,听到她这句话脚步一顿,接着若无其事的走着,并不回答她这个问题。

经过这两天的相处,白雅谢也终于看清,眼前的这个男人与七年前的少年不同,少了几分阳光,多了几分寡言,性格也变得更加沉默,但是这样的他就有着莫名的吸引力,很是致命。

跟着他的步伐走出公寓,在即将跨出大门的时候,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正好二楼宋羽翎正在看着他们,优雅的漾开笑容,与她示意之后离去。

黑暗中,嘴角挑起的笑容很是莫测,对于七年前自己所不在意的男人,现在却有了兴趣,她有把握,能够重新在他心里定下自己的位置。

宋羽翎在二楼的楼梯上,托着腮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俏丽的面上浮起一丝连她自己都不太清楚的情绪,沐律和白雅谢之间的关系明眼人人一看就能明白,两人之间的默契也不是任何人能够比拟,似乎是许多年的沉淀,她不由得猜测起来,白雅谢与沐律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在楼梯上趴着思索了许久,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更多的可能,沐律与白雅谢像是青梅竹马,但是这仅仅是她的猜测,想证实的话,除非沐律的亲口承认,但是这好像不太可能,想从他朋友身边得到结果,更是没有几率,想不出的问题,她从来不会为难自己,转身进了卧室,心想着,今天晚上他应该不回来了吧?

有美人在怀,或许还是他想了许多年的美人,又怎么会想起她呢?

宋羽翎睡在床上,脑中不由自主的胡思乱想,她挥去思绪,逼迫着自己入睡,明天与柳夜还有一场恶战要打,她必须保存体力,利用某个合适的时机,来打赢这场胜仗。

这么想着的时候忽然身旁一陷,没有丝毫预兆的,宋羽翎被吓了一跳,正想转身看清的时候,身子被人一把拥在怀里,头顶上方传来一阵沙哑的声音:“是我。”

听到他的话,莫名心安,宋羽翎窝在他的怀里一动不动,对于自己错误的猜测感到不解,照理说不应该会是这样的情况,久别重逢之后情绪不都是来得很猛烈吗?怎么两人之间没有像她所想那般,干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呢?

宋羽翎没有想多久,便已经被他攻陷,没有丝毫的语言交流,但是她却能感受到身上的他传过来的阵阵孤寂,她抿了抿唇,主动提起道:“白小姐和你是什么关系?”

她问得十分小心翼翼,似乎生怕自己这一不小心便冲撞了他,沐律看着身下的小女人,语气淡漠:“旧人。”

宋羽翎惊讶于他会回答自己的话,本来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并没有想着他能够回答,对于他的话,宋羽翎觉得等于白说,‘旧人’这个词包括的太广泛,不管是他无心解释还是无意解释,都能反映出,他不想提及白雅谢,这样的认知令宋羽翎更加的好奇。

但是她并不打算继续问下去,虽然与沐律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也足够于她将沐律的性格摸得通透,不喜欢被人追根究底,点到为止,是他最大的底线。

一夜酣战之后,宋羽翎被他揽在怀里沉沉睡去,黑暗中,沐律的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眼底情绪翻涌。

他并不是不知道白雅谢对自己的感情,要是放在几年前,他一定会欢喜的欢呼雀跃,但是现在心中却惊不起一丝波澜,说是时间将他的感情打磨的消失殆尽,也不是正确的解释,至少他现在看到白雅谢时,还会想起以前的事情,偶尔还是会生出几分心动。

怀里的温度适中,抱着很舒服,对于宋羽翎,他仅仅是满意她的身体,也从来不会亏待她,身为他沐律的女人,绝对不能容忍被任何人欺负,况且,出于一种私心,他不希望这个像猫一般的小女人受到任何的伤害。

窗外的月光皎洁,缓缓地流淌,带着他的思绪渐渐沉入梦乡。

习惯了清晨醒来的时候,沐律不在身边,因此当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仍然被人圈在怀里,除了心头闪过一丝惊讶之外,更多的是慌乱。

过了这么多天,她还是没有习惯两人坦诚相待,发现自己身上未着片褛之后,小脸上浮起一丝红晕,她下意识的往被子里缩了缩,却被人一把捞住。

沐律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刚刚醒来带着低哑的磁性:“别动。”

宋羽翎不是未经人事的女孩儿,她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来自他的生理变化,僵硬着身子,在他怀里一动不动,他的身子却越发的滚烫,甚至这温度烫的有些不正常,她抬起头,看着他紧蹙起的眉头,心中闪过一丝异样。

“你怎么了?”

沐律微微睁开眸子,眼睛里的情绪瞬间迸发,眼神迷离,带着一丝茫然,这样的沐律看的宋羽翎心头一跳,她伸出手,探上他的额头,手心滚烫的触感令她皱眉。

“你生病了。”

后者依旧没有回答,只是微微张开的眸子一动不动的盯着她,宋羽翎抿了抿唇,从他的怀里爬出,随意的披上一件衣服之后,又爬到床上来探了探他的体温,语气严肃:“你真的生病了。”

沐律眸子微眯,对于眼前小女人的话心中不免好笑,他生病了,然后呢?

宋羽翎坐在床上,俏丽的脸蛋上爬满了严肃,似是想到什么,她从床上跳起,凭着记忆在房间里翻出了医药箱,里面各式各样都要看得她头昏眼花,拿着药手无足措,最后不得不将药箱送到她面前道:“退烧药是哪个?”

沐律枕着胳膊,面上丝毫没有病态,如果不是苍白的唇瓣与面上可疑的红晕,真的很难看出他现在是个病人,生病时候的沐律少了几分

《婚姻正在加载中》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月沫)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宋羽翎,羽翎)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月沫)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婚姻正在加载中》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宋羽翎,羽翎),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婚姻正在加载中

作者:月沫类型:现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月沫)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宋羽翎,羽翎)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月沫)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婚姻正在加载中》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宋羽翎,羽翎),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