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婚姻正在加载中》婚姻中最重要的五个因素 正文 第5章 文件 婚姻正在加载中圣水

《婚姻正在加载中》婚姻中最重要的五个因素 正文 第5章 文件 婚姻正在加载中圣水

发布时间:2020-02-14 14:50:23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月沫 状态:已完结

《婚姻正在加载中》为月沫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清晨的日光洒落在房中,床上的人儿微微皱眉,慢慢伸出光洁的手臂挡住眼前刺目的微光。 “宋氏有个董经理,是你外公家留下来的人,记住了

《婚姻正在加载中》 免费试读


清晨的日光洒落在房中,床上的人儿微微皱眉,慢慢伸出光洁的手臂挡住眼前刺目的微光。

“宋氏有个董经理,是你外公家留下来的人,记住了?”

微微酥痒的触感让宋羽翎睁开眼,只见一颗脑袋正埋在自己脖间,她不由脸一红,微微推拒着他道:“我……我想去洗澡。”

沐律搂住她纤细的腰肢,低沉磁性的嗓音渐渐响起,“一起去。”

不等宋羽翎说话,他便将她抱起,大步朝着浴室前去。

一个小时后,宋羽翎脸颊红红的在衣柜里找了件衣服穿上,这才脚步别扭的朝楼下走去。

桌上摆满了吃的,沐律正坐在那看报纸,微微竖起的剑眉让他完美俊逸的面容显的有些严肃,丝毫看不出刚刚急色的模样。

宋羽翎坐在他的对面,一声不吭拿过一个三文治咬了起来,饭桌上显的格外安静,只有她那细嚼慢咽的咀嚼声。

“看看,”沐律头也不抬的的将桌上的一份文件丢给她。

愣愣的放下手中的三文治,宋羽翎拿过文件翻开一看,顿时被里面的内容给吸引了,她满眼闪光的抓着那份文件不肯放手,直到沐律冷冷的出声,她才回过神来。

“记得以后随传随到,不准天天去医院。”

宋羽翎不满的一愣,她皱起娇眉把文件合上,还是忍不住出声问道:“为什么?我不是天黑之前回来了吗?”

沐律把视线从报纸上移开,随即转到她身上来,面色不变的沉声道:“我说不准去,就是不准去,难道那里没护工吗!”

真是不可理喻!宋羽翎也不敢反驳,只好将就着退后一步道:“那我一周去四次总行了吧?”

“两次!”

他的目光继续移到报纸上,低沉中又带点不容反抗的声音让宋羽翎嘴角一抿,她咬牙握紧拳头,深呼吸了几口,这才轻声道:“我想明天去公司上班。”

“随传随到,四点必须要回来。”沐律头也不抬的说着。

“知道了。”

宋羽翎也没有了胃口,于是便起身朝楼上走去,却猛然被身后的人叫住。

“把东西吃完。”

怎么,现在连她吃东西都没有自由了吗!宋羽翎闻言,只好不甘的回过身重新坐下,拿起那个三文治奋力的咬着,想着对面男人的恶行,她咬的很快,几乎每一口都是撕裂开来的。

放下手中的报纸,沐律起身看了眼她小嘴不断咀嚼的模样,目光扫过那碗粥,她冷声道:“把那个也喝了,一个月内你涨不了十斤,以后就不要去医院了!”

话落,她便径直朝着二楼前去,留下宋羽翎一脸愤恨的坐在那。

他是把自己当猪养吗!宋羽翎气的差点被呛到,看着面前的这碗瘦肉粥,她犹豫了两下,还是大口大口的把它给喝干净,抓紧那份文件,她知道,如果自己离开了沐律,那么,她将什么也不是。

文件上记录的如今宋氏的情况,包括内部的人员关系,上面全都记录的很详细,对于宋羽翎来说,这个就是件宝贝,她夺回妈妈股份的第一步!

沐律去了公司,宋羽翎给宋震华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自己明天想去公司上班,宋震华也很爽快的答应了,说让她明天去后勤部报道就行。

晚上的沐律没有回来,宋羽翎也乐的轻松,次日,便早早的穿戴整齐去了宋氏。

“是大小姐吗?董事长已经交代过我了,您的办公室在那。”

后勤部的部长叫周群,见她到来,连忙一脸殷勤的迎了上来,那些办公室里正在上班的人不由都一阵好奇,原来这就是那个空降的大小姐。

宋羽翎没有理会周围人各色各样的目光,而是跟着周群来到右边那所办公室,里面可谓是应有尽有干净整洁,看来是打扫过的。

坐在办公桌的那张椅子上,宋羽翎把手放在桌上,笑的一脸无害,“周部长有事的话就不用管我了。”

“没事没事,大小姐要是有什么吩咐就尽管说,我还给您安排了一个秘书。”说着,周群便对着外面喊了个人名,一个年纪不大的女孩怯弱的走了进来。

“行了,有事我会找你的。”宋羽翎淡淡的看了眼那个女孩。

周群闻言连忙点头,随后便退出了办公室,随便带上门,一出来,他就恢复了高高在上的模样,完全没有刚才面对宋羽翎时那么热乎,不过周群心里也是有他的打算的,这宋家大小姐是沐律的女人,这个消息已经传遍了,他怎么能不献殷勤?要是宋羽翎能在沐律面前帮他美言几句,让他能进沐氏的话,谁还会稀罕这个后勤部长?

虽然现在还看不出那个大小姐到底有什么打算,不过他也在观察,看有没有利益可寻。

等他出去,宋羽翎才把目光移到那个低头不说话的女孩身上,“你叫什么名字?”

“唐淇。”

她的声音很小,里面还透着股惶恐,宋羽翎很奇怪,自己有那么吓人吗?“你来公司多久了?”

唐淇闻言,踌躇了下,这才抬头看着她道:“一个月。”

果然!宋羽翎不觉得生气,她反而有些高兴,一个什么也不懂的新人总比别人派来看着她的奸细好,不懂还可以慢慢调教,老油条的话,自己可能还要看着她脸色行事。

“行了,既然你是我的秘书,我平时也没什么事情让你做,你该干嘛就干嘛去吧。”

唐淇有些惊讶的看了眼那个五官精致的女子,怎么跟传言不一样?这个大小姐看起来也不难相处呀!

“嗯,好的,您有什么事情记得叫我。”

得知宋羽翎的为人不难相处,唐淇说话也放开了些,话落,便转身退出了办公室。

宋羽翎盯着面前的电脑冷冷勾起嘴角,现在还不能有动作,她得给宋震华一个无所事事的形象,这才好暗中行动。

一整天宋羽翎都在玩电脑,她办公室外面也不时有人张头伸望着,直到三点半,她才收拾好东西准备下班,谁叫沐律那人那么霸道!

路过休息室时,里面的几个女职员正在吃下午茶,还不时悄声议论着什么,但宋羽翎却突然听到了自己名字,她不由停下脚步,站在门口偷听着。

“你听说了吗?那个宋大小姐直接一来就成了副部长,可怜的那个二小姐,却偏偏和我们一样在底层工作,都是一个爹,董事长还真偏心呀!”

“就是,那个宋二小姐人可好相处了,我就是看不惯那个大小姐!”

“谁看的惯她那副趾高气扬的模样?我听说那个大小姐喜欢的人成了二小姐的未婚夫。”

“不是吧?这么狗血?”

“不然呢?哪个大小姐肯定是个小三,就她那副高高在上模样谁看的上呀!”

门口的宋羽翎没站多久便走了,听到那些流言她只是冷笑一声,那宋勤勤可真厉害,这才没来公司多久就给自己安了这么多的罪名!她是哪里高高在上趾高气扬了?还有那个小三?到底谁才是小三?

气闷的来到公司门口,那里有别墅里的司机在等着她,却在路边猛然遇上一个她永远也不想见到的人!

“小翎……你最近还好吗?”

一身灰色休闲服的连魏带着微微关切的神色向她走来,阳光下,那个俊美男子曾经占据了她那么多年的心房,可此刻,宋羽翎却觉得讽刺极了,事到如今,她能怨谁?

“我该叫你妹夫吧?是来接勤勤的?”宋羽翎笑的一脸陌生,丝毫不复以往那么娇俏可爱,这让连魏不禁微微皱眉。

他走到她身边,突然拉住她的手,不由柔声道:“我知道你还恨我,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找个地方聊聊行吗?”

宋羽翎漠然的抽回手,看着周围过路的公司职员,她抿嘴带着冷意看着他道:“我想你不是不知道那些年我喜欢你,可你还是选择了勤勤,我没什么好说的,不管你是因为什么,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妹夫了!”

话落,她便径直拉开车门坐了进去,直到车子远离,连魏这才微微回过神来,是他失去了那个曾经喜欢追着自己跑的娇俏女孩吗?

一路回到别墅,宋羽翎感觉自己的心情糟透了,下意识的想去医院看母亲,却突然想到沐律的话,她只好愤愤的坐在厅里继续看着那份文件。

本以为沐律还是不会回来,谁知道,半夜三更一个黑影便压了上来,宋羽翎迷迷糊糊中又被人吃干抹尽了。

次日,沐律已经不在身边,宋羽翎咬牙洗了个澡,便快速的换好衣服着急的去了公司。

沐氏。

“总裁,柳小姐来找您了。”

话筒里传来秘书恭敬的声音,沐律闻言头也没抬,翻看着手中的文件,不由冷声道:“让她走。”

外面的秘书闻言,只好把话筒放下,歉意的对着面前这个身材火辣的墨镜女人轻声道:“不好意思柳小姐,总裁现在说不见客。”

女人一身黑色连衣裙,完美的将她火辣的身材给勾勒出来,她戴着一副大大的墨镜,听了后只是眸光一闪,便对着秘书淡淡道:“我知道了,谢谢。”

她的语气很是高傲,让那个秘书心里有丝不舒服,难怪会被总裁甩了,大明星又怎么样?还不是得倒贴!

《婚姻正在加载中》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月沫)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宋羽翎,羽翎)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月沫)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婚姻正在加载中》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宋羽翎,羽翎),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婚姻正在加载中

作者:月沫类型:现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月沫)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宋羽翎,羽翎)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月沫)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婚姻正在加载中》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宋羽翎,羽翎),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