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婚姻正在加载中》婚姻中最重要的五个因素 正文 第27章 请君入瓮 婚姻正在加载中精彩阅读

《婚姻正在加载中》婚姻中最重要的五个因素 正文 第27章 请君入瓮 婚姻正在加载中精彩阅读

发布时间:2020-02-14 14:49:56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月沫 状态:已完结

火爆新书《婚姻正在加载中》是月沫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宋羽翎,羽翎,书中主要讲述了: 宋羽翎等了半天,依旧不见他回答,终于将注意力抽了回来,注意到自己的姿势,连忙的坐好,接着继续翻找着药。 虽然她没有义务照顾沐律,

《婚姻正在加载中》 免费试读


宋羽翎等了半天,依旧不见他回答,终于将注意力抽了回来,注意到自己的姿势,连忙的坐好,接着继续翻找着药。

虽然她没有义务照顾沐律,但是出于好心,她决定还是替他找药,只不过心有余而力不足,找了半天之后依旧没有找到对口的药。

挫败的放下药箱,她将目光重新投放的沐律身上,颇为恳求的道:“退烧药到底是哪一个?”

沐律似乎有意刁难,看着她并不出声,宋羽翎坐在床上,与他对视,之后缓慢地爬下床,既然问他问不出个所以然来,那么还不许她问别人吗?

走下楼梯,女佣正在做着早餐,见到她的时候,微微点头道:“宋小姐,早。”

宋羽翎手里捧着药箱,问着她:“这里面哪一瓶是退烧药?”

女佣看了她一眼,接着来到她跟前,从药箱里翻出一瓶药:“宋小姐,生病了?”

宋羽翎连忙摆手道:“不是我,是你们先生。”

女佣闻言连忙道:“先生不能吃这味药。”

宋羽翎转过身子的脚步顿了顿,回眸问道:“为什么?”

女佣没有回答,而是转身来到客厅,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盒子给她道:“给先生吃这副药吧。”

宋羽翎看了一眼手中的方方正正的盒子,不做多想,转身上了楼。

沐律依旧躺在床上,模样慵懒,见到她进来的身影,并不搭话,宋羽翎捧了一杯水到他面前道:“来吃药。”

沐律深邃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她,先是一只柴狼在盯着自己的猎物,眼底的情绪看的她一怔,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她走上前,接着道:“你生病了,应该吃药。”

沐律总算是回答,嗓子因为生病变得沙哑,低沉的撩拨人心:“你就是药。”

这样一句并不含蓄的挑逗,听的宋羽翎一阵脸红,被子里的温度通过手心传入到四肢,她回道:“你先吃完……”

话还没有说完,整个人便重心不稳,水杯里的水也因此撒了一地,她扑在沐律身上,不晓得作何反应。

或许是生病的缘故,只觉得眼前的人看起来格外的顺眼,他一个翻身,便将她压到身下,对上她明显慌乱的眼神,嘴角几不可闻地挑出一抹笑容。

身上灼热的感受将两个人燃烧,彻底的陷入情欲。

这一战,便是到了中午,宋羽翎体会到他的那句话,一番激战以后,他的温度竟然奇迹般的消退了,这样她不得不怀疑,早上她所探到的,并不是发烧,而是男人最原始的欲望。

想起中午与柳夜还有约定,宋羽翎便在思索着如何在沐律面前离开公寓,她踌躇着道:“我可不可以出去一下?”

每次在提出要求的时候,她的语气总是不由自主的带上恳求,声音软绵绵的,像是一只发出呻吟的猫,柔柔的抓心。

沐律语气淡漠:“干什么?”

宋羽翎抿了抿唇道:“有些事情想要处理。”

沐律眼神一凝,他并不答话,等着宋羽翎自己将目的交代清楚,后者明白她的意思,接着道:“是关于我母亲的事情。”

宋羽翎想,自己对付柳夜,也是为了打压宋震华,算起来也是关于她母亲,并没有说谎。

沐律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松开环住她的手,宋羽翎眼底升起一抹欣喜,她快速的从他怀里爬了起来,速度快到令他乍舌。

“30分钟。”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宋羽翎却明白他的意思,他能够给自己这30分钟,已经算是最大的施舍,连忙点了点头应下,接着快速地将自己收拾一番,转身出了公寓。

司机老张已经在门口恭候多时,见到她的时候,笑呵呵的道:“宋小姐今天起的真晚啊。”

宋羽翎看了一眼时间道:“老张,今天我们不去公司。”

上车的同时,老张已经将车子发动,干了那么多年的司机,最简单的察言观色还是懂的,见到她这么急切定然是有急事,因此分秒不误。

宋羽翎说了个地址,老张便将车驶向目的地,不多时,便已经来到她所说的地方,宋羽翎匆匆下车,进入咖啡厅的时候,左边有个男人见到她明显的舒了口气。

宋羽翎与他对视一眼,算是对了暗号。

与柳夜见面,怎么了能什么准备都不做呢?她可是要借着这个机会,将她从娱乐圈拉下来,记者肯定是要联系的。

环视一圈之后,发现柳夜坐在咖啡厅的中央,不免好笑,她还真的是摆大明星的架子,做什么事情都大摇大摆,不过这样也好,正合了她的心意。

不动声色的走了过去,柳夜见到她来,妩媚的面上升起一丝薄怒:“宋小姐真是会摆架子,竟然生生迟到了半个小时!”

宋羽翎面上轻笑,看了她一眼道:“抱歉,久等了。”

简单的一句话,将这件事给翻了过去,柳夜虽然面色不悦,那有没有继续抓着这个问题不放,她今天来找宋羽翎有着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相信宋小姐也知道了吧,沐律的初恋情人回来了。”

柳夜并没有做过多的前奏直接步入正题,宋羽翎闻言一顿,接着想到沐律游与白雅谢的关系,她一直想着两个人应该是青梅竹马,却没想到竟然是恋人关系,不过这与她有什么关系?

不动声色的将这个问题踢回去道:“柳小姐这句话我并不能理解。”

柳夜见她装傻,也不拆穿,她接着道:“我今天,是想找宋小姐合作。”

又是合作,什么时候她宋羽翎变得这么炙手可热,什么人都要抢着跟她合作,面上波澜不惊的道:“我有柳小姐之间有什么可以合作的?”

她们之间,除了情敌的关系,性格也不互补,完全是话不投机半句多,这样的她能有什么和她合作的?

柳夜并不在意她的这句话,只要她重新回到沐律身边,她不介意沐律身边有多少女人。因为离了他,她真的不容易在娱乐圈立足。

她将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我想要重新回到沐律身边。”

宋羽翎闻言挑眉,对于柳夜这般大度的心态还真是惊讶,但是她怎么就那么肯定自己会帮她,柳夜的话将她的疑惑解答。

“宋小姐不会还天真的以为,沐律的青梅竹马回来了,你还能够继续在他身边呆着吧?”

宋羽翎听到这里的时候,也明白了她的用意,果不其然,柳夜接着道:“我可以让白雅谢消失。”

宋羽翎心头一跳,同是身为女人,她很明白,一旦某个女人认定了想要做某些事情,便会不择手段,不达目的不罢休。

很显然的,柳夜便是其中的典型,她见宋羽翎不答话,又接着道:“如果宋小姐真的有自信自己能够比得过沐律的曾经的恋人,我也无话可说。”

宋羽翎挑眉,她漫不经心的拨弄着手机,似乎真的不在意她所说的话,柳夜见状有些急了,她语气急切道:“如果再一次让白雅谢回到沐律身边,那么别说是我了,连你没有可能了!”

宋羽翎翻动着手机的手一顿,她将目光投放在柳夜身上,像是被她的话说动,顺着她的话道:“你有什么办法?”

柳夜见她终于回答自己,松了口气道:“这个你就不必担心了,我有我自己的法子,而你,只需要答应我一件事。”

宋羽翎接口道:“帮你重新回到沐律身边是吗?”

柳夜点了点头,只听得宋羽翎语气淡淡:“但是你怎么证明,你能够将白雅谢赶走?”

柳夜轻蔑的笑了一声道:“纠正一下,不是赶走,是消失。”

宋羽翎嘴角的笑容更加的深邃,她接着道:“消失?难道你是要杀人灭口?”

柳夜面色一变道:“我倒是想杀人灭口,但是这么多双眼睛看着我,宋小姐说话可要注意一些,毕竟我是公众人物,如果惹来一些事端,可就麻烦了。”

柳夜还算是有些警惕性,宋羽翎手指在桌面上轻敲,她语气一成不变:“那么柳小姐是什么意思?”

柳夜知道她想问的是什么,看来如果今天她不将自己的计划说出来,她是不会相信自己的。

计划说出来也无妨,只不过她要知道她准确的答案,再次确认一遍道:“如果宋小姐答应了我,关于计划我自然会一字不落的告诉你。”

宋羽翎点了点头道:“成交。”

柳夜闻言心中一喜,她道:“其实也没有什么,我只不过是认识一些不是道上的人。”

说这话的时候,柳夜整个人由里到外散发出一丝痞气,如果不是那一身名贵的衣服,宋羽翎几乎要怀疑,自己是在跟一个女混混合作。

“柳小姐不会是要做一些法律之外的事情吧?”

宋羽翎这么问着,柳夜斜睨了她一眼道:“宋小姐这话说的有一点不准确,法律这个词太过广意,我们所遵守的法律,和有些人遵守的法律是不同的,或许在我们这里所认为的犯法,在别人眼里就很正常。”

柳夜这一番话说了出来,大概的意思宋羽翎也听得清楚,上流社会也分为白道和黑道,虽然她不接触黑道,但是也有所耳闻,在他们那里,有些法律是不需要遵从的。

她继续问道:“事成之后会怎么样?”

柳夜双手环胸,模样漫不经心道:“事成之后自然是你得意我也得意,双赢的局面。”

宋羽翎看了她一眼道:“我想柳小姐误会了,我问的并不是我们,而是白雅谢。”

柳夜看着她的眼神十分怪异,她像是在看一个外星来的人,语气不屑:“想不到宋小姐竟然还会有这样单纯的心性,这结果显而易见,宋小姐就联想不到?”

宋羽翎顿了顿回道:“我只不过是想证实我的猜测。”

柳夜面上浮上一丝不耐烦道:“自然是身败名裂,没有脸面再在D市待下

《婚姻正在加载中》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月沫)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宋羽翎,羽翎)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月沫)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婚姻正在加载中》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宋羽翎,羽翎),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婚姻正在加载中

作者:月沫类型:现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月沫)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宋羽翎,羽翎)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月沫)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婚姻正在加载中》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宋羽翎,羽翎),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