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马基雅维利的金丝眼镜腿儿》马基雅维利观点 GL 马基雅维利的金丝眼镜腿儿娘受

更新时间:2020-09-16 14:46:44

《马基雅维利的金丝眼镜腿儿》马基雅维利观点 GL 马基雅维利的金丝眼镜腿儿娘受 已完结

《马基雅维利的金丝眼镜腿儿》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茹斯未分类:耽美小说主角:许砚,周总

主角是许砚,周总的小说《马基雅维利的金丝眼镜腿儿》此文是茹斯未原创的耽美小说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等到周琼海终于把图纸上的“许砚”跟真人画上等号,是在几个星期后的一场饭局上。 那是周琼海第一次见到许砚的脸。 周总作为甲方,跟设...展开

《马基雅维利的金丝眼镜腿儿》免费试读

等到周琼海终于把图纸上的“许砚”跟真人画上等号,是在几个星期后的一场饭局上。

那是周琼海第一次见到许砚的脸。

周总作为甲方,跟设计院把酒谈合作。设计院的马成江马总亲自带队,身旁是个眼神飘渺、话不多的小年轻。

周琼海注意到小年轻密密匝匝的刘海,觉得分外眼熟,心说这年头都流行这种发型吗?

小年轻正式被马成江带到了周琼海面前:“周总,这位是咱们设计院的顶级设计师,许砚。”

马成江的普通话顶多三乙水平,周琼海没听清,以为叫许愿。

他也不管人家爸妈到底许什么愿,施施然伸出手。

寻常人在这种场合见面,肯定是第一时间跟对方握手。哪知这位小年轻非但不伸手,反而一手缩在裤袋里。他在裤袋里掏了半天,奈何袋太深、手不够长,直到周琼海都看不去时,他终于唰的一声抽出张名片。

白纸黑字两个字,许砚。

许砚?周琼海脑中的记忆被哗啦一下拨开,久经沙场的周总有点没端住,露出了“久仰大名”的神情,并且异常自然地用悬在半空的手接过名片。

“哟,敢情你们认识?”马成江看看周琼海,又看看许砚,最终从低头不吱声的许砚身上总结出了三个字,想多了。

整个设计院都知道,论业务,许砚的排名上数下,但论人际交往嘛,许砚的垫底地位至今无人可撼动。这个一心沉浸在设计事业中的愣头青,能跟周总认识?

他马成江的名字倒过来写吧。

想不到这时,是许砚先开了口。

“有过一面之缘,不过周总可能没有印象了。”

马成江的嘴张开了。他求助似的望向周琼海。

别啊……

周琼海恢复了云淡风轻的笑:“怎么会没印象?简直是太有印象了。”

马成江的嘴张得几乎能吞下一个蛋。他默默思考江成马这个名字……还成马呢,咋不成精啊……

“不过我没有想到,你们设计院的顶级设计师竟然这么年轻,我还以为……”还以为是某位跟班小徒弟,带上酒桌纯属见见世面来的。

马成江总算回过神来:“别看年轻啊,许砚可是我的王牌。咱们设计院对这次项目很重视,这不,把王牌都给带来了。嘿嘿要说年轻,周总不也正年轻嘛,年轻有为啊。”

看来许砚在设计院的地位堪比首席tony啊。周琼海含着笑,心说哪用你马总介绍啊,毕竟这位王牌一进门时,他就注意到了。

因为在诸多啤酒肚的XX总和浓妆艳抹的XX美女中间,许砚简直是一股清流。瘦削的骨架勉强撑着肩线过宽的白衬衫,窄窄的胯裹着卡其色休闲裤,裤脚竟然是卷起来的,坐下时露出了白白的一截脚踝和小腿。周琼海的嘴角当时就抿了起来。

所以说许砚被当做小跟班,没毛病。

当马成江亮出王牌之后,周琼海更加名(肆)正(无)言(忌)顺(惮)地挑着剑眉,用一对桃花眼将许砚扫视个遍。

许砚的五官很干净,就是太过干净了,给人一种“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的感觉。(这都叫什么话~)眼角圆润,鼻尖微翘,堆起笑来跟周琼海打招呼时眼睛眯成了月牙,苍白的脸总算有了些生气。他刘海有些长了,低头时眼睛都遮住了,投下一片阴翳,恰到好处地遮住了黑眼圈。

上菜之后,许砚的话更少了。

他不时拨着刘海,就跟拨着碗里的糖醋排骨似的。……好像是在挑葱?

觥筹交错间,周琼海不时留意着许砚,以咨询专业的名义跟他说话。这时候许砚才说上两句,频率缓缓的,语调软软的,让周琼海想到南方雨后湿漉漉的青草地。说完之后,又开始把筷子伸向糖醋排骨,完了之后喝口白开水,吃相斯文,安静如鸡,不对,分明是只小白兔。

马成江有点看不下去了:“小许啊,人家周总敬酒,你好歹意思一下。”

许砚慌慌地站起来,拿着手里剩下半杯白开水倒也不是、不倒也不是。

周琼海眉眼温和地将杯子取走了:“再拿个空杯吧。”没错,他有点成心。

这许砚看来是不惯喝酒,至少不惯在席间喝酒,略微谦虚了几句,大半杯就这么被他咕噜噜一口进了。其他人在一旁怂恿:“好酒量!”

许砚嘿嘿笑了下,轻声对着周琼海说:“我不会喝,也不爱喝。”

这话对着周琼海说也没有什么用了,那么多人看着许砚一饮而尽,纷纷嚷嚷着“再来一杯”,俨然把许砚当做未来酒神了。

毕竟有了第一杯,就有第二杯,再加上许砚不是个善于拒绝的主儿,本着礼貌待人的素养都一杯杯接过来了。

周琼海看出许砚是真不会喝酒,鬼使神差地起了善心,横跨半桌替他挡酒。有时候分身乏术,没挡成的也有一些,没多久,许砚脸颊就泛起了一层粉红,眼里有片氤氲漾了开来。

这才有点烟火气嘛,周琼海想。

饭后,周琼海被拖去唱歌。他故意走在后面,许砚就在他前面。两人身高差不多,但许砚总是低头走路,外加骨架小,跟周琼海英挺的身影形成鲜明对比。一路上,许砚卷起的裤脚一颤一颤的,节奏紊乱,看来是半醉不醉。

马成江非要让周总来个首唱,周琼海推脱不过,点了个张学友的《深海》。歌是98年的,一开嗓就是一股扑面而来的年代感。本以为在场的小年轻们应该不会听过这歌,想不到身后听见一个轻哼,周琼海回头一看,与许砚四目相对。

轻哼声瞬间停止了,许砚把脑袋埋了下去,刘海把他的脸遮得渣都不剩。

好吧周总承认他对小年轻可能有一定程度的误解。

周琼海有自知之明,他唱歌真心不怎么样,再加上酒精作用,他毫无起伏娓娓道来、宛若新闻联播似的周氏唱法让大家有睡着的欲望。唱到最后一句,终于所有人精神一振,发自肺腑地鼓掌,眼巴巴地指望周总把话筒递出去。

好几个美女等着化身麦霸,想不到周琼海把话筒往后一塞,许砚发出了“哎呦”一声叫。

他视线被刘海挡住了,脑袋结结实实吃了周琼海一记话筒。

王牌选手许砚站了起来,点了首张惠妹的《听海》。

论唱功,许砚确实能甩周琼海好几条街。那种忧郁的文艺气息浑然天成,再加上被周琼海喻为江南雨后青草地的嗓音,简直是情歌小王子的风范。

可惜了,《听海》是97年的,比《深海》还早一年。

周琼海关掉手机里的百度页面,嘴角竟扯起了某种扳回一局的笑。

要论老干部程度,还是许砚同志垫底啊。

《马基雅维利的金丝眼镜腿儿》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茹斯未)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许砚,周总)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茹斯未)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马基雅维利的金丝眼镜腿儿》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许砚,周总),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