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新京喋血》新喋血阏与 总攻 新京喋血网盘

更新时间:2020-09-04 21:45:35

《新京喋血》新喋血阏与 总攻 新京喋血网盘 连载中

《新京喋血》

来源:作者:秋镝分类:军事主角:郎鹤兰,丰臣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新京喋血》的小说,是作者秋镝创作的军事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晨雾朦胧。 太白居酒楼外,三五成群的伪警察带着困倦和牢骚或站、或蹲着,巡夜的日本宪兵们早已回去睡觉了。 谷茂林歪戴着帽子,坐在酒...展开

《新京喋血》免费试读

晨雾朦胧。

太白居酒楼外,三五成群的伪警察带着困倦和牢骚或站、或蹲着,巡夜的日本宪兵们早已回去睡觉了。

谷茂林歪戴着帽子,坐在酒楼门前的台阶上,拼命地吸着烟;旁边宽城警署署长圆头大肚阴路飞坐着用衣袖擦枪,“老弟,你说你们就这样僵着也不是办法呀?人家一会儿开门营业,你们怎么办?我陪你们这么久也够意思了,不中我就撤离得了。照我看,不让这婆娘开门营业的话,估计你和你们头儿要有麻烦,再说你们也是就追两个受伤的逃犯还追不上,你的手下可真一群酒囊饭袋。要不是被我撞上,我可早就走了,谁让人家有背景呢,惹出事来,咱们都还得挨局长一顿狠批,这年头儿,混口饭吃,难啊……要不,等这事儿了了,你不请我在这太白居撮一顿?”

“我说飞哥,您别站着说话不知道腰疼,全新京谁不知道,你和张霖佑合伙开了一个什么‘梦巴黎’歌舞厅,你这傍上了大树啊,那张霖佑谁不知道?是官需局总办,腰里的钱多的是,还是参议府总参议、黑龙江边防司令长官张景惠的公子,就是我们队长的二哥,你混日子难?在兄弟面前哭穷,有点太虚伪了吧?要不是你来这一搅和,我们队长不是为了撑面子,早就撤了,你一来,我们队长就得用行动印证他的判断是对的。”

“你少来说这些没影子的话。你说你们队长,有这么个爹,就老实地改姓认祖归宗得了呗?非得装清高,他哪一步离开老子能行?老老实实地当个孝子贤孙不行?玩什么臭个性,我霖佑二哥在老头子面前没少为他说好话,他可倒好,对这二哥不冷不热的。我看啊,就是‘油梭子发白——短炼’,他要是乖顺点,不呛着老头子说话,霖佑二哥还能亏待他么?要不,就是真的有骨气,到外面闯一番天地,谁也不靠。我真是搞不懂这个公子哥,有时霖佑二哥喝酒后老是说大哥五年前死了,家中这辈男丁当中只有他自己孤身一个,生活没意思,怕老头子心情不愉快,总是一心想让这个兄弟认祖归宗,可是这个少爷别说对这个二哥了,对他亲爹都不冷不热的,就连缺钱时要钱花也那样牛气,这叫什么?这叫寡情薄义。”

“我们这位爷谁能惹?高兴了好说,不高兴了非打即骂,好在对我还中,要不说这年头混口饭吃难。当年我在哈尔巴岭的时候,整日地吃香喝辣的,那日子过得才叫舒坦。要不是……嗨,不说了……你知道这个郎鹤兰是谁不?”

“谁?难不成她还是大有来头?”

“这丫头是我当年的磕头大哥,东满哈尔巴岭土匪头子“黑风孤狼”——郎三刀的胞妹,当年我因枪杀了九个猎户冒功被郎老大驱逐下山,临走时,身上分文皆无,还是这丫头给我的盘缠呢。后来,风闻郎三刀被人所害,山寨遭了难,她才流落到新京,这婆娘好赖也是我谷某人的恩人,倒是人家过得比我好。再说,就我现在这德行,无脸见人家,不给人家生意添乱已算是报恩了。”

“啊?!!怪不得见这婆娘有点侠女的风采啊,够味,天亮前,那泼辣劲儿,够味。”

“咱可说,别看我这么多年坏事做尽,就对这女子我倒是百分之二百地佩服,虽说她哥当年赶我下山,是我做事不地道,现在她哥也已魂归天外,我怎么做坏事,也不能做对不起郎家兄妹的事啊,故此,我们队长来了,我自然得闪后了。当年在山上那会儿,咱也想吃下这块天鹅肉来着,可时运不济啊,没有人家资助我,我没有今天,纵然我没干过什么好事,也算是活着吧?所以说,你老兄要有那么点歪心思,我第一个不认你,我可以请你到畅春园,也可以去樱花酒馆,怎么潇洒随你,但就是不能动她。”

“得嘞,我晓得,原来你还有这么多的故事。咱也是混一锅饭吃的,心里有数。我看你们头儿纯粹是较劲,多长时间了?没劲。”阴路飞把手枪放在枪匣子里,拿出香烟递给谷茂林一支,自己点上,细细吸了一口,吐出两个烟圈儿。“你们行动队啊,最近弄得不怎么样,正事没办多少,罪是没少遭。人手也没我们署里的人手硬,个个吊儿郎当,不是长年抽大烟,就三天两头逛窑子,到正事儿上,冲也冲不上去,就你们这些杂七杂八的人儿,不惹我姐夫生气?你们头儿还整日里往丰臣那里跑。有句老话说得好,现官不如现管。再怎么我姐夫也是你们警察厅的厅长,和于芷山交往过密,你们队长可别错投了主子,整不好让人当替罪羊。”

“哥哥,您的话我记在心里得了,咱也就是个队副,别的心想操也操不起,就是听从命令得了,混上点银子,再找房老婆,过得像个家的样子,就得了,这日本人在东北不定占领啥时是头儿,苟延残喘吧。就我们队长的脾气,我能说啥?再有,你也别净说我们队长了,你那张二哥,也不太地道,干嘛要挤兑我们队长,就说前一阵子你们的‘梦巴黎’开业,新京地面上各个层次的主要人物都被请去了,我们陈队也不知道是你们二人的买卖呀,他带人以查防火防爆为名,是事没查出来,碰了一鼻子灰,是有意为之,还是无意生乱,谁说得清?最后成了别人的笑柄。整的连咱们厅长都好没有面子。”

“我说他怎么最近老是不顺呢。对我也是没有好气儿,我还真不知道发生过这么个事儿。难啊,这样的事儿,以后我看得真看得出门道,别凭意气用事,要不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他们两兄弟的事,咱还是少插言,咱也协调不了。”阴路飞把烟屁股往空中任意一丢。

“我也就是不明白,也搞不懂了,这燕赵面馆的人能和太白居扯上什么关系?是巧合?是意外?还是我们陈队长另有所图?现在这事不好说。”

“不好说,我老阴给你提个醒吧,人家干哥是军政部的纳兰松寒,谁惹得起?就咱们厅长不也得让人家几分面子,还有日本关东军司令部、宪兵司令部,更别提满铁公司、满洲国协合会这些部门了,谁不得给人家几分面子?你得空劝劝你们头儿吧,别再给他老子抹黑了,想法子弄个肥差吧,比什么都强。”

“有些话咱能说,有些话咱不能说啊。过一天,算一天吧。”

二人说话间,天已大亮。

太白居酒楼一楼大堂里,陈骢和郎鹤兰二人冷面相对,气氛紧张。

“我说陈队长,您这简直就是无赖行为,大半夜的不让人睡觉,搅了我的清梦,怎么地还想要我这太白居关门不成?什么也没有搜到,就走啊?在这里耗着有什么用?我一会儿还得施粥呢,今儿个是阴历二十三,别耽误我布施善心。”郞鹤兰坐在柜台里,泰然自若地扒拉着算盘珠。

“郎老板请自便。虽说我没有搜到啥,可我方才发现你后院门口的雪是不是扫得太干净了?门板上的血迹是怎么回事?”陈骢显然是并不甘心撤离,手中不停地摆弄着左轮手枪。

“没办法,本老板就是爱干净。下雪了,怎么不扫雪?我自扫门前雪不行么?我这里哪天不得杀猪宰鸡的?门上有血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没有搜到你要的人,就别在这里磨磨蹭蹭。大小也是有身份的人,这样赖着有意思么?”

“郎老板,我终究会等到你露馅的时候,看你能撑到几时?”

“我可没功夫陪你废话,天也大亮了,我要找我干哥,找你们厅长,有事你和他们说去,我当然也没必要和你多说了。”郎鹤兰有点不耐烦了;她心想,天未亮就让麻五以买菜的名义去找纳兰松寒了,也该有消息了。想到这里,她操起电话机,“给我接怀德街紫华巷221号……”

陈骢想,这怀德街紫华巷221号是什么地方?她又要找哪个人来帮忙?

“……哎哟,厅长大人,我是太白居郎鹤兰啊,真不好意思大清早地打扰您的美梦,可妹子这里遇到麻烦了,您是我的衣食父母啊,不找您找谁?您可得帮我啊……”

陈骢有点疑惑不解,罗维显不是住在大雅街春柳巷么?他在怀德街紫华巷也有处宅院?我怎么不知道?看来这郎寡妇还真有两下子。

“……啊呵呵,您一大早就要来我这视察施粥的情况?怎么我干哥还要请你吃饭?那个卢世堃会长醒了?也要来?那太好了,妹子我抓紧安排,太好了!那就见面聊,就等着您了……我的青天老爷,要不这小鬼可难缠啊,好的,我知道了。”说完,挂了电话机。

陈骢一听到卢世堃醒了,面容有点失色,心想这老家伙真是大难不死啊,还要来吃饭?这郎寡妇不会是诳我吧?不能,听起来不是假的。本来,我隔着锅台上炕这事儿早已让老罗耿耿于怀,如若他此番前来听说我受命于丰臣久木来此抓人,会会加深他与我的嫌隙呢?那样我在警察厅要出人头地也更是不好办的事啊,他老罗无论是怎样的庸才,论资历我和他比还差得很多啊,这样一来,我如若立刻就撤退,也显得太没有面子了。干脆,我就先耗着,不行,我就搬出丰臣来,谅他老罗也好,丰臣也好,纳兰也好,都不能把我怎么样,反正我不能示弱。

“随你怎么安排吧,我就让我的人闪开,不会打扰您施粥和营业的。我就在这里候着,不查出个水落石出,不会罢手。”陈骢正色说。

“那你就耗着吧,老娘得上

《新京喋血》精彩评论:

群像。(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成长也许很曲折,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就凭这个卷首语+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国足都能出线,你还有什么不可能”,我就要强推这《新京喋血》,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edit:情怀用力过猛-1;部分情节文青虐主-1;超出作者(秋镝)圈子的部分略失真-1;校园生活活灵活现+1;脑残反派比例少+1;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10086

《新京喋血》 免费阅读章节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