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红尘浅欢》红尘本浅 Basher 红尘浅欢Basher

更新时间:2020-08-25 00:44:03

《红尘浅欢》红尘本浅 Basher 红尘浅欢Basher 连载中

《红尘浅欢》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蝉西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沈雀欢,徐夫人

新书《红尘浅欢》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蝉西,主角沈雀欢,徐夫人,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正月初八早上,沈雀欢和长儒看着外头的雪景吃了一顿羊肉火锅,便各行各事出了府。沈雀欢让邓奉在武馆里请了十几个人,一同来到了水井胡同...展开

《红尘浅欢》免费试读

正月初八早上,沈雀欢和长儒看着外头的雪景吃了一顿羊肉火锅,便各行各事出了府。沈雀欢让邓奉在武馆里请了十几个人,一同来到了水井胡同,陈许觉得这次一准还要武力解决,临出门的时候还在客栈里借了一把铁铲子助阵。

他们在街口会面的时候,沈雀欢从头到脚又从脚到头的彻彻底底打量了陈许一番,最后露出了一个十足十的鄙视眼神。陈许只得悄悄扔了铁铲,闹了个大红脸出来。

水井胡同徐宅,不,现在应该叫陈宅,并没什么所谓的屋主,只不过有三两个彪形大汉坐镇,刚开始还趾高气扬的,但瞧见那几个武馆里的熟人,就势缩脖子道:“哎哟,这不是姚大吗?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碰上了一家人……小的也是收钱办事,徐夫人雇我们兄弟四人来看家,答应一天给我们一两银子。”

邓奉扔了个银锭子给他,“这院子是咱们陈家的,你去向徐夫人跑个腿,就说当初买这间院子陈家花了一千一百两,契约凭证在官府都是有底子的,闹到官府里头也是咱们有理在先。”

那几个人得了银子高高兴兴的走了,邓奉招呼着武馆的人进院儿休息,他曾经在朋来号里历练过几年,最会和江湖朋友结交,没一会儿那些习武之人都和他称兄道弟的。

沈雀欢则背着手参观起陈许的这个院子来,这院子荒置了多年,许多合抱粗的大树都成了空壳子,上头斑驳的全是虫子洞,院子里有个小池子,看样子陈许重新修整过,蓄上了半池水,因为下雪的缘故,大片的浮冰在水上漂着,倒是晶莹的很耐看。

“董家又来找过你吗?”沈雀欢用木棍子戳着浮冰,有一搭没一搭问陈许。

陈许在沈雀欢面前一刻也不敢放松,“来过一次,张文对董夫人说我回乡去了,就再没来过。”

张文是陈许的小厮,和他一样木木讷讷的一个人,但陈许是真木讷,张文是心里透着机灵。

“我看那董小姐还是算了吧,娶回来也是个麻烦,以后你当了官儿,喜欢你的小姑娘指不定要成群数呢。”她是个千金小姐,说起这些来脸不红心不跳的,往那池子边上一蹲,就和外头那些武夫没个两样。

陈许暗自审忖着,嘴上却不敢质疑,闷声的应了几句也不知道应了什么。

邓奉跑过来蹲到她身边儿,堆着笑说:“小姐,外头姚大哥听说您是躅国王家小姐,想和您过几招。”

陈许眼睛瞪得鸡蛋大,心想到底是三教九流出来的,怎么好意思和小姐过招,他正要帮沈雀欢推辞,沈雀欢已经拍拍裙子站了起来。

“行,找个宽敞的地方。”她快步朝外院儿走去,过了月亮门听见她和那群武行打哈哈:“比武可不行干巴,总得下点注才行。”

外头一阵哄笑,有人朗声道:“不白比,要是小姐赢了,咱们这趟分文不收。”

“那感情好,要是我输了双倍给你们结算。”

随即一片叫好声。

陈许连忙往外跑,跨过月亮门时沈雀欢已经和一个瘦猴子一样的男人交起手来,陈许上次亲眼见过沈雀欢杀人,那般的快准狠绝,却第一次见她与人交手,陈许紧握的手忽然松动,双眼一瞬不瞬再难移开。

这个瘦猴显然是那些武行里最小最弱的,三两式败下阵来,沈雀欢也不及他们再选旁人,直接朝那领头的姚大起了攻势。

她身子似也不用蓄势发力,手肘借助姚大的肩臂,人已经腾空而起,快如闪电,要不是姚大经验老道,人八成就被她反擒。姚大上身松力,反向朝沈雀欢下肋袭击。姚大擅长突袭,又是直射而出,平常人躲过已属不易,沈雀欢忽然侧身下腰,脚背上弹直击姚大后脑,姚大堪堪躲过,沈雀欢竟侧旋而起横向踢中姚大前胸。

“噗”的一声,卸去内力后不轻不重的一招,但懂武的人都知道,这脚要是加注内力,该是极其凶狠的一记。

姚大被迫后退,拱手认输:“姚某服了。”

其他人七嘴八舌的取笑他:“让你姚九曲认输可不容易啊。”

沈雀欢放下裙裾,笑着拱手:“承让,姚大哥知道我是女人,所以避讳着用上路拳法,我也是讨了个巧,要是快攻不下,是绝对无力和姚大哥再过十招的。”

有人说:“我们自家武馆的兄弟能和姚师兄过十招已属不易。”

还有人附和:“是啊是啊,不愧是大将军王演的外孙女,将门虎女、将门虎女啊。”

沈雀欢明亮的表情稍稍晦涩,她的确是将门虎女,从来都是。

陈许还在原地愣着,眼前是沈雀欢刚刚弯下的那抹弧形,那弧度实在是漂亮,如一弯弦月,又像山羊倒挂的犄角。

邓奉瞧着陈许已经看傻了,忍不住用胳膊肘拐他:“怎么样,满京城都找不到比三小姐身手更好的小姐了吧?”

陈许心头一跳,掩饰着一阵仓皇,接口道:“男人身手也未必能及。”

邓奉十分赞同,瞧着三小姐混在众位男人中间也毫不违和的身影,心中叹息:这么好的三小姐可惜当不成靖安王妃了,真是可惜。

院子里正热闹着,一直在外门守着的张文前来禀报:“外头来了几名官差,小的瞧着像是京都卫的人。”

众人心头一紧,沈雀欢不紧不慢道:“哦,是我爹找来的,他怕我被人欺负,一早就去京都卫给我找帮手。”

众人又是面面相觑,怕人欺负她?怎么瞧都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儿啊,而且找帮手不应该请打手吗?怎么一找就把京都卫给找来了?

沈雀欢拱手朝武馆众人告辞:“今天真是叨扰诸位了,邓奉明日会到馆里给诸位结算工钱,改日得空,我做东请诸位好汉到馆子里喝酒。”

这话说的可满口的江湖气,说的众位别提多舒坦。

姚大豪爽的道:“工钱就免了,请喝酒是一定要的,到时候咱们兄弟好好宰三小姐一顿可好?”

“好说好说,那工钱就换成酒钱,到时候我置办酒菜到武馆里找你们。”

一番客套后武馆的人才陆续离开,京都卫十几个人又鱼贯而入,个个拱手朝沈雀欢行礼,打头的是一位姓方的统领,他穿着一身便装,人高马大的立在院子中间,自有一股杀伐凛然的气场:“这位可是三小姐?属下奉都指挥使丁大人之命,到府上……嗯……小坐。”

陈许诧异的无所适从,他平日在大街上瞧见京都卫行走,腿肚子都要不自觉颤上一颤,现在十几个人阴森森的聚在院子里,他后背的汗都要把棉衣浸透了。

沈雀欢恢复了亭亭玉立的淑女模样,嘴角噙着合仪的笑,福礼说:“小女新买的宅子总是不得安宁,诸位军爷能够前来坐镇,小女万分感激。”

陈许腔子里发出“咕咚”一声,冷汗流的更快了。

邓奉招呼众位官兵到屋子里喝茶,方统领找陈许询问事情始末,但介于陈许在方统领面前只剩牙齿打颤的份儿,连话都说不清楚,还是沈雀欢兼顾了讲解的职责。

正说到他们早上把徐家人“请走”,外院大门传来“砰”的一声,紧接着乌泱泱冲进来二三十个人,里头还有穿着兵部官府的兵爷,站在这些人最前头的是一位容长脸儿,土黄肤色,戴了满头金钗子的中年妇人,想必就是徐夫人无疑。

她被两个高挑的丫鬟左右搀扶着坐在一个石凳子上,说话前锃亮的眼睛先挨个扫视一通,“听说过抢金抢银抢女人,今儿还头一回听说要抢宅子,这宅子的地契房契都在我的手里,我倒要看看谁能从我手里把这宅子抢走?”

方统领只听命来看院子,却没想到真遇上了找茬的人,他正要起身,却见三小姐给他递了个稍安毋躁的眼神,方统领顿了顿,回首朝门帘内已经就位的手下使了个“且慢”的眼神。

三小姐身后的小厮则先一步走到阶前,厉声:“当初我们老爷买院子时,徐老爷称房契地契被贼人偷了,还带我们老爷到户部查了记档,房契地契上头均写着徐严徐老爷所有,户部官差也给咱们作证,钱宅先行异手,地契房契等蜀川徐氏宗族出具徐严徐老爷身份证明信件后,由户部补办地契房契,再行转至陈府名下,还开出了房屋过契,之前那份被你们的人撕了,不过没有关系,我们老爷昨日已经差人补办了一份。”

邓奉将过契文书从怀里掏出来,展示到众人面前,没想到他刚做了个“举”的动作,徐夫人身边的一个丫头忽然上前一把抢过来,三两下撕得粉碎。“别一口一个户部,一口一个官府的压咱们,地契和房契都在我们夫人手里攥着,他户部凭什么给另办?看你们不像本地人吧?我可警告你们,在京城的地界里还是小心驶得万年船的好。”

“你……”邓奉也无语了,他对牙尖嘴利的小姑娘向来没辙。

方统领目光落向沈雀欢,见她莲步轻迈,直接掠过这个趾高气扬的奴婢,朝徐夫人说道:“徐夫人可看仔细了,这被撕毁的契书上头可按着户部的官印,我朝律法里似乎有这么一条,恶意撕毁官契文书者,重则落狱轻则杖刑。”她朝那婢女看了一眼,两人身高虽有悬殊,但那婢女在沈雀欢面前,竟渐渐的收起了跋扈的神韵,不自禁的向徐夫人身后躲了躲。

徐夫人“腾”的站了起来,朝那丫鬟骂道:“没用的东西,撕了东西怕什么,咱们姑爷不也在六部当差。”她扭动着已经老迈的腰肢,走到穿着兵部官差服的几个侍卫身边,扭头朝沈雀欢等人道:“谁说那官文是咱们撕的。几位兵爷作证,它

《红尘浅欢》精彩评论:

群像。(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成长也许很曲折,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就凭这个卷首语+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国足都能出线,你还有什么不可能”,我就要强推这《红尘浅欢》,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edit:情怀用力过猛-1;部分情节文青虐主-1;超出作者(蝉西)圈子的部分略失真-1;校园生活活灵活现+1;脑残反派比例少+1;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10086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