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白玦引》上古白玦在一起没 kuso 白玦引419文

更新时间:2020-05-08 21:44:43

《白玦引》上古白玦在一起没 kuso 白玦引419文 连载中

《白玦引》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五行缺钱钱分类:婚恋主角:夜雪,怒焰

主角是夜雪,怒焰的小说《白玦引》此文是五行缺钱钱原创的婚恋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怒意蓬勃,尤其是在看到那男子将她挡在身后,而她又转到那人身前时,眼里的怒焰几乎要破瞳而出。她爱那人?她竟那么爱那人!他护她,她护...展开

《白玦引》免费试读

怒意蓬勃,尤其是在看到那男子将她挡在身后,而她又转到那人身前时,眼里的怒焰几乎要破瞳而出。她爱那人?她竟那么爱那人!他护她,她护他,好一副生死鸳鸯图!

夜雪直直瞪着秋月明,这个长得比女人还美的男人不是个善茬,尤其他看向无忧的眼神更是充满掠夺,一股势在必得丝毫不加掩饰,那狂热竟是那样赤裸裸的明显!

秋月明终于肯将胶着在红唇上的视线收回片刻,死死盯着环在佳人腰间的手,眼里的杀意浓烈得让人透不过来气。淡淡的珠光下,他俊美如女子的脸隐隐发青,显得格外狰狞可怖,菱唇中吐出的话语字字如冰:“很好,很好!女人,你彻底惹怒本王了。”

水眸一凛,乐无忧下意识将手臂向后环过夜雪腰身,她欠他太多,不能累他丧命,她一定要保住他!她知道夜雪的情况,眼下是极不利于他们的,夜雪不一定胜得了秋月明,就算胜得了,动起手来也不是三招两式的事,惊动王府的侍卫就更麻烦了。他的心脏有问题,承受不了长时间剧烈打斗。

踏上一步,水眸紧盯秋月明,直视他澎湃的怒气,无畏道:“让他走。”

夜雪不是傻子,初见时她的伤震撼了他,现在想来,一个战俘不住大牢,反而住在这么华丽的地方,这安王爷对她必是存了不良心思,他看她的眼神是那样直勾勾的宣示着对她的主权。

“要走一起走!”夜雪说什么也不会将乐无忧留在一匹狼身边,她会被拆吃入腹,连骨头都不剩!这个男人太可怕了!他既然能给无忧那么多伤痕,绝不是心慈手软之辈,无忧在他面前,连一分胜算都没有!

“雪哥哥,无忧不想当寡妇。”回眸,浅笑,柔声抚慰,是的,她不想当寡妇,但他势必当鳏夫。

如此柔美的笑,看在秋月明眼里更是一种赤裸裸的讽刺。他对她那么好,费尽心思讨好她,她却想尽办法要逃离,为了眼前这个长相普通的男人逃离,无视他的宠爱,践踏他的真心!

无忧,若你能如此对我笑,我会将你宠上天,可是……

“谁都别想走。”依旧明媚动人的笑,声音更是透着一股子说不出的魅惑,然而桃花眼里杀意涌动。珠光如水,眸光如霜,他就站在门口,既不前进也不后退。

火光自窗纱透进来,院子里布满了侍卫,十数支火把将栖霞苑照得亮如白昼,仿佛无声的示威:你逃不了的。

“让他走。”乐无忧的声音很平静,眼里又是一片古井无波,面对秋月明时,她从来没有任何情绪,除了那几日的虚与委蛇。

“由得你吗?”星眸一沉,这个傻女人怎么会认为在他亲眼目睹她与情郎私定终生之后还能大方地放那该死的男人大摇大摆地离去?

“无忧,别怕,有雪哥哥在,雪哥哥会带你回家。”夜雪握住她冰凉的小手,她总是这样,即使三伏天一双手也是冰的。

“我可不想还没穿过嫁衣就死了,雪哥哥,答应我,快走,留着命娶我。”她笑得风情无限,迷了屋内两名男子的眼。

秋月明冷笑,锐利如鹰隼的视线有意无意向门外瞟去。

乐无忧轻叹,旋身投入夜雪怀中,幽然道:“好吧,一起走。”

秋月明眸光一冷,夜雪笑声双颊。

话未完,一柄小巧的匕首抵上纤细的脖颈,她巧笑倩兮:“你不走,我就死。”

夜雪愕然,伸手入怀,果然,匕首不见了。她……

“不要!”夜雪惶然伸手,想要阻止她,然而纤手微微向前一送,血珠就从雪白的颈间沁出,像是雪地里开出了一朵红梅。

“你!你狠!”

纤手再用一分力,血珠缓缓往下流,蜿蜒成一条细线。

“好,我走,若婚礼备好,你尚未归,我必来寻你。碧落黄泉,莫失莫忘!”夜雪咬牙,他太了解她了,她是那样狠,他见识过的,她说得出自然做得到。

“走得了么?”秋月明冷哼,她竟愿意为了这个男人付出生命!她……他第一次恨上了一个人。

爱与恨,从来都只在一念之间。爱而不得,恨自此生。有那么一刻,他宁愿她二人都死了,死了干净!星眸一闭,再狠狠张开,深不见底的幽黑中,两簇火苗在剧烈燃烧,是怒,是妒,是爱而不得的恨!

美如女子的手举起,一掌,只要一掌,这个没什么反抗能力的女人就会消失在世上,再也无法拨动他的怒气,可……再也无法让他牵肠挂肚揪心扯肺……

杀了他们,岂不是正遂了这生死鸳鸯的心思?

“让他走,否则咱们就来个鱼死网破!”决然,狠戾,明明是柔弱的女子,说出的话却使得惯征沙场的老将不寒而栗。

“好,本王让他走,本王倒要看看,你们怎样双宿双飞!”侧身,让路,明媚的笑意一直挂在脸上,他笑得妖娆妩媚的时候,往往是最愤怒杀意最重的时候。

夜雪最后深深凝视乐无忧,蓦地,绽开一个温柔的笑:“无忧,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叫我走,我便走,你要婚礼,我便备,最多是为你我准备一个举世无双的葬礼而已。”话音方落,夜雪大步流星而去,再没回头望上一眼。

她生,他便生,她死,他便死,既如此,还有什么好说的?

上穷碧落下黄泉,我与你做一对同命鸳鸯!

青色外衫还笼在乐无忧身上,外衫太过宽大,直将她赤着的双足也罩住了。她收了匕首,提起衫摆,冷笑道:“不走么?”

秋月明不答,定定地看着她,将她的冷淡厌恶尽收眼底,努力压抑烧天的怒火,那双美玉般的双手紧紧握拳,青筋暴突,暗暗告诉自己:控制!要控制!然而怒气岂是那么容易压得下的?就像弹簧一样,压得越狠,反弹的力道越大。

“你爱他?”牙缝里蹦出来的字听在她耳中竟是说不出的讽刺。

“爱?”笑得那样甜,眼光却是那样冷,极端的矛盾,却又是说不出的和谐,仿佛这种讽刺的表情天生应该挂在这张美丽的脸上。他听见她说:“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吹皱一池春水——干卿底事?

摆明了与他无关!她爱不爱那个人,与他无关!

人影一晃,快到乐无忧刚刚转过的身子甚至来不及迈出一步,便跌入一个火热的怀抱。

“本王就让你知道,到底干本王何事!”只一下,本就松松垮垮罩在身上的青衫便被扯了开去,随后是兜衣,底裤,片片碎布尚未落地,她已被狠狠扔进床榻,臀上的新伤重重撞在藤席上,钻心的疼,血一下子就染红了黄褐色的藤席,随之而来的是一个挺拔修长的身躯,带着炙人的热度与瘆人的阴影,重重覆上赤裸的娇躯。

那么多天都平安相处过来了,那些日子夜夜同榻而眠,除了最初的情不自禁,他从未做出过任何逾矩之事,说好了等她的,不是吗?然而他等不了了,她与那人情深意重,他再也等不得了,他怕再等下去,只会给她再次逃离的机会,并且逃得彻彻底底。若她只是平凡女子,他费些手段终能将她禁锢在身边,可她是公主,敌国公主,西秦战神再厉害,也不能明目张胆跑到敌国强抢公主。

明知道她身上有伤的,可是他管不了那么多了。灵魂里的每一分每一寸都叫嚣着要她,不为片刻欢愉,只为能使她死了琵琶别抱的心思,安安心心做他安亲王的女人。他早就打算好了,她做不了王妃,他便终身不娶,为她留着这个虚位,他答应过,会将她宠上天的。

那一次的情不自禁,她起初还有些反抗,意识到反抗无用后便不再挣扎,然而这一次,她连些微的尝试都没有做,直挺挺的躺着,任他为所欲为。

她,是死心了么?是认命了么?

说不清心里究竟是什么滋味,死心是他要的结果,然而认命……南昭第一女将军不该是这个样子的!直挺挺像一具尸体,无悲无喜,无爱无憎,这是他要的吗?然而,他又有什么法子呢?放她走么?想都别想!不管怎样,她都必须留在他身边!

就是死,她乐无忧也必须死在他秋月明怀里!

明媚动人的笑意再也挂不住,悄悄从美得令人不可逼视的脸上退去,桃花眼里溢满悲伤,身下的佳人一双水眸中依然平静如一汪死水般波澜不兴,娇美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甚至连疼痛都没有,即使身下已然血红一片。

自始至终,她没有说过一个字,没有发出一丝声响,不论他轻怜蜜爱,亦或是雨狂风骤,全然的置身局外,仿佛灵魂抽离了,那身子已经不属于自己了。她始终清醒着,水眸既没有刻意睁大,也没有刻意阖上,仿佛身上的人正在自导自演一出独角戏,而她,连观众都不是。

俱是不得好眠的二人,趁着天色尚早补回笼觉。秋月明抱着她,在她耳边低低絮语着,说他的爱,他的恨,他的悔,以及他们的将来。

爱怜地轻吻佳人额头,赫然发现那该死的女人竟已沉入梦乡!原来他那番放低了姿态的讨好,人家根本懒得理会!

怒气又升,长叹一声,秋月明无奈,向来挂着明媚笑意的脸上一片忧伤,他越来越爱她了,可她怕是越来越恨他了吧!

垂眸凝睇娇靥,悲伤铺天盖地而来,淡淡挑眉:恨?怕是连恨都没有吧!恨一个人也是需要心力的,她,呵呵,他在她心里,一席之地都没有吧!

环着香肩的手臂暗暗收紧,陪她俯卧着,小心翼翼地凑过去,在苍白的颊畔落下一吻,她,也只有在睡着的时候才不会无视他。心头一痛,要什么时候,她才能真心对

《白玦引》精彩评论:

群像。(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成长也许很曲折,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就凭这个卷首语+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国足都能出线,你还有什么不可能”,我就要强推这《白玦引》,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edit:情怀用力过猛-1;部分情节文青虐主-1;超出作者(五行缺钱钱)圈子的部分略失真-1;校园生活活灵活现+1;脑残反派比例少+1;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10086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