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春无价》亲情无价 18禁 春无价kuso

更新时间:2020-02-14 07:45:37

《春无价》亲情无价 18禁 春无价kuso 连载中

《春无价》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今出岫分类:古代言情主角:虞缨,阿柔

《春无价》为今出岫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自寒食节后,长安连日淫雨霏霏,如同清河的雨一般缠绵,更加速了遍地芳华的凋败。人间四月芳菲尽,长安亦然。 顾锦书坐在铜镜前,一头如...展开

《春无价》免费试读

自寒食节后,长安连日淫雨霏霏,如同清河的雨一般缠绵,更加速了遍地芳华的凋败。人间四月芳菲尽,长安亦然。

顾锦书坐在铜镜前,一头如瀑的长发温顺地垂在身后,更使她显得瘦弱。

她本是再朴素不过的装扮,身上却穿着一件浅朱色的素纱襌衣。

这素纱襌衣是由千百条三眠蚕吐的丝,经过精挑细选后由整个长安的织女共同织就,薄如蝉翼,靡丽无双。

只是纵然有如斯华裳,顾锦书也没有显现出一丝喜悦,她只如没有生气的木偶,垂头趴在镜前,用手指缠绕着自己一头青丝玩弄。

“郡主怎么了?”虞缨是顾锦书的贴身婢女,看着顾锦书这般无精打采,便猜到了是为这连日的春雨发愁,“郡主可是在房中闷坏了?”

顾锦书没有抬起头,只是“嗯”了一声,虞缨一听便知是她不开心了。

“骠骑将军就猜到郡主会在雨天百无聊赖,所以特地在沧浪楼寻了位舞伎,说是可以教您跳跳舞,解解闷。”

顾锦书一听来了精神:“也就尘对我最好了,父和阿兄都只知国事,一点也不似尘这般关心我。”

“郡主……您这样称呼骠骑将军,若是被太傅知道了,肯定会责怪您的。您唤骠骑将军,也该唤一声兄长。”虞缨忍不住提醒顾锦书。

“可是尘,就是尘啊,让世人都望尘莫及的骠骑将军。”顾锦书说的时候脸上带着笑容,明媚如孩童,“尘原来是拐着弯想让我学跳舞呢,也就他还记得我幼时因为四肢僵硬气走了好几个舞娘。”

虞缨见顾锦书开心了起来,她自然也开心:“郡主与骠骑将军自小一起长大,情谊自然再好不过。郡主比大将军小四岁,年龄终究是差得多了点。骠骑将军只比您大一岁,所以那时候您也就只能同骠骑将军一同玩了。这样好的感情,确实是难得。”

“你懂什么,”顾锦书笑得愈加柔媚,“若是如此便知足,那我为何不嫁与太子哥哥呢?”

说完,顾锦书的脸刷的红了,嗔怪虞缨道:“促狭鬼,怎的好端端说到这个话题了。”

虞缨见顾锦书羞涩起来,便忍住笑意说道:“郡主说的是,不谈这个话题。婢子呢现在替您梳头,打扮成天仙,来迎接那个舞伎。骠骑将军挑的人,肯定错不了,所以咱也不能怠慢她。”

顾锦书点点头,似是被虞缨提醒了,说道:“其实除了你,哪怕不是学舞蹈,我也想有个同龄的人陪我说说话。我希望她不是府里调教出来的鱼目,倒期待她是一颗鲜活的珍珠,带来外面世界的气息。”

“郡主期待便好。”虞缨知道,那个外人口中名动天下的绮丽佳人,不过是个在纯粹不过的女子,永远在为着最简单的事情而欣喜。

“皇后最近身上仍不爽利,父又忙于政事,我都不知道这个时机该不该进宫瞧瞧娘娘。”顾锦书指尖捻着一朵棠梨珠花,心间又有点错落,“哎,那日尘让我进宫去求陛下轻饶荣采女,我本不欲,但又不想拒绝他,所以也便去求了。只是不知道娘娘是否会恼我擅作主张,所以踟躇了这么些日子,也不曾再进过宫。”

虞缨接过她手中的珠花簪在她的发间,宽慰她道:“太傅这不也没说您一句不是吗,他都默许了,娘娘也不会同您计较的。只是不知骠骑将军为何要在这风口浪尖上,让您救下素不相识的荣采女。”

“尘这个人啊,哪都好,就是心思太深。他的心思,我猜不出。反正他做事自有主张,我能帮衬便是一定要帮衬他的。娘娘呢,是一定要去见的,她身上不快,我心里也不忍,毕竟她素来疼我。只是现在我还是愧于见她,等过些日子我向那个伎子学了舞曲,再去瞧她也不迟。”

听顾锦书这么说,虞缨不禁嗤地笑出声:“郡主,等您学会舞曲再去瞧娘娘,娘娘怕是要望穿秋水了。”

顾锦书抬手便在虞缨脑袋上轻轻敲了一下,嗔道:“又笑话我,愈来愈皮痒!我肢体不协调那是幼时,士别三日,说不定我如今就可翩如兰苕翠,婉如游龙举。”

“是是是,郡主天资过人,连二位公主都难以望其项背。”

“阿虞!”顾锦书面露愠色,“公主是君,我是臣,我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僭越的。外头传我如何得宠于陛下娘娘,我管不了众口悠悠,但是阿虞,我只求你同我一样,可以不乱礼法,无愧于心。”

“阿虞失言,郡主莫恼了。”虞缨也意识到顾锦书是真的生气了,急忙认错。

辛淳和辛淙并非嫡出,生母地位不高,所以一向不为宫人所重视。

反倒顾锦书的出身,更贴合天之骄女的身份。

只是顾锦书反倒不这么认为,她只觉得辛淳辛淙是帝姬,是皇家血脉,便是君,亵渎不得。

这一点痴,是顾锦书自小就有的。

她幼时一直用着越窑制的青瓷碗,虽然稀罕,但也不是她的独一份。

那时候顾启珏还不是太傅,顾府还未鼎盛至此。

所以她难得有一次缠着要同她的姨母顾启瑶一起进宫赴宴,宴会上她看见嫡公主辛湄席前放的是鸳鸯莲瓣金碗,便有些好奇地盯了一会。

那时候的皇帝还是怀帝辛戟,他见这个女孩粉雕玉琢,便有心逗逗她。

“这个是辛湄的碗,如今朕赏你了可好?”

辛湄是崔皇后的独女,是辛戟最珍视的掌上明珠,是大绥最尊贵的嫡公主。

辛戟要把辛湄的用品赏给顾锦书,这本是莫大的荣耀,可是谁知顾锦书竟吓得哭了起来。

“阿柔不要,姨母,阿柔不要公主的碗。”顾锦书小字为柔,慌乱之下她也忘了称呼,只把顾启瑶当做救命稻草。

顾启瑶有点局促地安慰在她怀里哭作泪人的顾锦书,倒是辛戟却被顾锦书逗得哈哈大笑。

待顾锦书止住了哭,辛戟便问她道:“阿柔,为什么不要辛湄的碗啊?”

顾锦书仍是抽抽噎噎,嗫嚅地回答道:“公主的东西,阿柔不敢要。如果阿柔也能同公主一样用金碗,就是阿柔不分上尊下卑,就如同孔圣人时期的季氏,不懂‘君君臣臣’了。阿柔懂君臣之别,所以阿柔不要公主的碗。”

“顾启珏的小女儿,养得倒是有趣。”

自从被辛戟夸过后,顾锦书更认定自己坚持的原则是对的,她幼时的处世之道,被她沿用至今。

“郡主在想些什么?”虞缨见顾锦书又发起了呆,忍不住问道。

顾锦书思索了一会,突然说道:“那时候我初见长宣公主,虽然隔得远,虽然她也同我一样是稚子,但有些人的光华,是与生俱来的。她转眄**,光润玉颜,她才是真正的天之骄女啊。只可惜那年绥宫的大火,一切毁于焦土。但若不是那场火,如今名动长安的绝不会是我,尘也不会站在我的身边。”

“哎,不过陈年往事。”顾锦书突然笑话道自己,“我才十七,怎的这么爱伤春悲秋。”

说话间,又有一名叫浔落的婢女走了进来:“郡主,骠骑将军领了个舞伎来,正在正厅等着你。”

浔落也是顾锦书的婢女,只是她十岁才进府,而虞缨自幼伺候在顾锦书身边,顾锦书自然同虞缨更亲近点。

顾锦书点点头,往唇上点了些许口脂,又在铜镜面前打量了许久,这才满意地站起来,往前厅走去。

萧望尘其实并不是依着顾启珏的意思去舞坊中找舞伎给顾锦书的,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就是有一种直觉,冉猊香渴望帝王家,但她不适合帝王家。

所以,他第一次征求了她的意见,虽然有点不愉快。

他第二次和辛鸿说,冉猊香是顾锦书要的舞伎,这几日是要入顾府的。

辛鸿不知为何就点点头答应了,明明是他留的人,偏又放手的轻易。

所以第二次阻止她,他有些不够磊落。

在冉猊香同他讲幼时生活的时候,他确实动容了,因为他也曾痛丧考妣。

后来冉猊香求他救救魏叶初,他只嫌宫事腌臜,不愿插手。

但他的余光仿佛又看到了冉猊香的盈盈泪花,竟有点心软,便让顾锦书去求着辛戡。

所以他看见顾锦书匆匆步入正厅的时候,竟有点想笑,可怜的顾锦书还蒙在鼓里,不知道自己成了他做许多事的由头。

“阿柔。”他唤她的小字唤惯了,便也不再称呼她为郡主。

顾锦书笑盈盈地看着他,说道:“尘,你回来了?好久不见。”

说完,她才看向站在一旁的冉猊香。她见冉猊香虽只梳着简单的分髾髻,但眉色如望远山,秋瞳剪水,不知为何,柔媚中竟带着一种肃杀的美感。且她身段更是窈窕,竟让同为女子的她看得有些失神。

直到冉猊香向她跪拜时,她才急匆匆地去拉起她,对她说道:“尘带你来这儿,不是让你为奴为婢,只是他怕我觉得闷,才让你陪我说说话。更何况听说你跳舞跳得好,我有意学舞蹈,哪需要你天天行大礼呢。”

冉猊香听到顾锦书这么说,便回答道:“谢郡主优待,婢子感激不尽。”

冉猊香见过顾锦书了,但她却觉得她之前想的顾锦书与她现在见到的完全不一样。

她确实如同萧望尘所言,性子极好。

但她本以为她同萧望尘,也该互称兄妹,所以她刚开始听到他们的问候时还有点意外。

“谢谢尘,还是个美人。”顾锦书调皮地对萧望尘戏谑道,“你果然是很好地诠释了食色性也这句话。”

萧望尘对顾锦书的戏言也见怪不怪,答道:“是啊,所以才会对你这个麻烦精这么好。”

顾锦书脸上突然飞红,但萧望尘却似乎没有注意到。

他只是想着,冉猊香是个美人吗。

他初见她时,是在寒食节晚宴上,那

《春无价》精彩评论:

粮草变仙草,过100万开头前20多章确实很无聊,忍过去之后,脑洞大开,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你若是接受了这个设定,那之后的一切自然就顺理成章了。首先是灵气复苏背景,男主(虞缨,阿柔)先是嘴炮忽悠小精灵,又出去玩了一圈,收获爱脑补的迷妹一只,接下来,神奇的事情发生了,男主(虞缨,阿柔)身世居然是个邪教继承人???好吧,我承认有点意思了,接着往下看去,啧啧,人类爱脑补的个性帮助了男主(虞缨,阿柔)良多啊,堪称戏精民族,看的我欲罢不能,考试前夕也停不下来!甚至在图书馆还发出了猪叫声!羞耻!目前看到323章,地球母亲正和异界玩你咬我一口,我咬你一口的游戏中。强烈推荐!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