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朔应门》内无应门五尺之僮的内 小说大结局 朔应门激H

更新时间:2020-02-13 00:45:13

《朔应门》内无应门五尺之僮的内 小说大结局  朔应门激H 连载中

《朔应门》

来源:作者:此木落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回房,张石

《朔应门》由网络作家此木落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回房,张石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她回头一看,一个穿着破布麻衣的少年站在她身后,手里拿着扫帚,头发凌乱,低头不语。 “啊……啊……”见状之后,连忙匆匆走开。 她在...展开

《朔应门》免费试读

她回头一看,一个穿着破布麻衣的少年站在她身后,手里拿着扫帚,头发凌乱,低头不语。

“啊……啊……”见状之后,连忙匆匆走开。

她在这藏娇阁也有一个月之久,从未见过此人,况且藏娇阁中竟会有男子出现,穿着怪异,维夭赶紧上前探个究竟。

“你是谁?我怎么从未见过你?”维夭上去拉住他问道。

他惊慌地推开她的手,口中呢喃着不知道在说什么。

“啊……姑……”他试图推开,可维夭却抓的更紧,抓起他的头发,想看清楚他的容貌。

好一副精致俊雅的模样!他虽头发凌乱,衣着破落不堪,脸上也有好久未曾清洗的污渍,可眉宇间还是透露着那份隐藏不了的秀气,眼睛闪烁,可瞳孔却散发着炯炯有神的光芒,五官端正,与打扮完全格格不入。

维夭拉着他的衣袖,他身子抖得越发厉害。

他是在害怕吗?

“诶,你说话呀,我叫维夭,你是谁呀,怎么从未见过你?”她松开手,示意友好地问他。

“啊……啊”可见他还是如此,不肯说话,不肯抬头,扫帚掉落在地上,拼命扯着衣服想要走掉。

“阿南!谁允许你走出来的。”一回头,看见蓉姑正站在他们身后,想必刚从市集上回来,便见到她与这人站在后院。

见到蓉姑,他更抖得厉害,嘴里也因害怕发出几声叫唤。

蓉姑急得拿起地上的扫帚正想要揍他,维夭急忙拉住蓉姑,可她一松手,那人便匆匆跑出后院。

“蓉姑……他,阿南是谁呀?”维夭不解地问。

“他就是个祸害,平日里都不允许他从杂房里出来的,我真的是倒了八辈子霉才会答应收留他,我劝你啊,别搭理他。”

“收留?”她仍是不解。

“他是前阁主的弟弟,本是满腹经纶饱读圣贤书的才子,姐弟两个都是孤儿,他姐姐在这城中开了藏娇阁,也算小有名气,可不知他姐姐在外面惹了什么祸害,逃走前便把这阁转交给我打理,嘱咐我帮他照顾她弟弟。我见他还小,想必他姐姐不久就会带他回去,再加上她之前对我有恩,我便答应下来。可后来,仇家竟然找到来藏娇阁,后来见人已经不见了,便把她弟弟打伤了,那时我还记得他头流了好多血,昏迷了两个月后,醒来就是这副摸样,疯疯癫癫,不说人话。”

“那他的家人呢?”

“有一段时间我曾帮他试着联系亲人,可几个月过去了都没有音讯,外面有的人说,看见他姐姐已经死了,他性格又变得极其古怪,我也不好赶他走,便没人再去理他,平日里都在后面的杂院里呆着,就这样疯疯癫癫的已经几年了,怎么今天突然就跑出来了。”

“那就一直这样不管他了吗?”维夭好奇地问。

“平日里也有叫丫头送饭菜过去,天冷了也会帮他添置几件厚衣服。”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从未见过他,说话古怪,打扮落魄,竟不知他有这般惨痛的遭遇。

蓉姑见阿南已经走开,便回了房,维夭捡起地上的扫帚。

嗯?怎么有血?

扫帚把上的裂口留着些许血渍,血渍还未干透,想必是阿南留下的。

他刮伤了手,又没人照顾,伤口肯定很痛。

维夭想了想,回房取出药箱,走向杂院。

杂院里空空荡荡,只有几张石凳子,周围的盆栽草木早已枯萎,想必很久都没人来打理,落叶堆积在四角,足足有半个人这么高。

四角?扫帚?

不曾是阿南自己扫的落叶?

走向杂院里的那间小房子,轻轻推开门,阿南正坐在床边,低头不语,他把玩着自己的手,像是在抚摸着自己的伤口。

他见维夭推开门走进来,身子往后退了退,警惕地看向她。

维夭见他还是害怕,没多想便直径走了过去,在他旁边坐下。

“你叫阿南吗?…我叫维夭,我是新来的舞姬,虽然刚刚你不小心打到我,但是没有关系,一点都不疼的,你不要害怕。”

维夭拿起他的手:“你的手受伤了,你不管它很容易发炎的,你不要乱动,我来帮你上药。”

轻声地和他说话,拿出药膏慢慢地帮他上药,阿南的身子也渐渐地不再抖了,他点了点头,渐渐地放下戒备。

维夭拿起他的手,食指上有一道很深的伤口,扫帚脱落的倒刺也还有些在伤口上。

她说:“我现在要帮你把木刺拿出来,可能有一点疼,你忍一下就好了”她拿木钳子轻轻拔出木刺,再洒上药。

洒药时伤口很痛,可是阿南并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维夭看看他,他依旧是低着头,后怕地不敢看她。

拿纱布给他包扎好了伤口,他拿起手看了看,似乎已没之前那么疼痛。

“你平时都是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吗?你有没有朋友?”

维夭问他,阿南看向她,许久后点了点头,又摇摇头。

“我来这里也有差不多一个月了,我也没有朋友,不如这样,我们交个朋友好不好?”维夭看向他,他还是不说话,低着头拨弄着手指上的纱布。

“你好,我叫维夭,那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我伸出手,示意友好。

他抬头看,却没有反应……

“……”

维夭一时尴尬,不知怎么圆场,周围也无人说话,只好抓起他的手,两手相握。

“既然是朋友,那以后就要相互帮忙,好不好?”

说完以后,维夭仔细想了一下,相互帮忙?他平时连后院也不出去,岂会帮她什么忙

算了,小事情就不要计较了。

毕竟阿南是她来这里的第一个朋友。

维夭看了看四周,他的房间都布满灰尘,一个人竟然能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蓉姑也真的是狠心,既然收留了他,也不能这样不管不顾。

她出去拿水桶打了点水,帮阿南收拾了房间,洗净了脏衣服,横梁上结了许许多多密密麻麻的蜘蛛网,维夭花了好长的时间,终于打扫干净。

看了看屋子,虽陈旧,但也总算像是人住的地方。

又看向阿南,他头发有一部分散落,还夹杂这枯枝落叶,灰头土脸地,衣服也邋遢的不成样子,鞋子也破开了口,就如同乞丐一样。

“既然是朋友,那以后就要相互帮忙,好不好?”维夭想起这句话,既然是朋友,也是同她一样身世可怜之人,她更不能放他在这里不管不顾。

维夭帮他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又帮他擦了脸,梳好头发,回看他又出落的像是一个书生的样子。

虽然只是一个落魄书生。

忙了许久,天渐渐黑了下来,她和阿南的肚子也开始打鼓了。

维夭去厨房取了点吃的,回到杂院,见阿南坐在院子的树下。

维夭坐到他身边,阿南望向天空,经过一下午的相处,他已经不再害怕我。

“你看,今天有我最爱吃的桂花雪酥饼,还有翠栀鱼丸汤……”维夭一样一样地从篮子里拿出来,摆在地上。

“这些都是我平时最爱吃的,你试一下,说不定你也会觉得好吃。”

“快点吃吧,今天也饿了一天了。”说完,她拿起就往嘴里塞。

阿南看着她,并没有动。

“吃啊,不要跟我客气嘛。”

阿南欲想抬手,可他忽然看向身后,又低下头。

维夭回头看去,一碗饭菜放在石桌上。

碗里只有简单的青菜和几块肉,饭菜早已没有了温度,她闻了闻,虽没有馊,但也不新鲜。

“你平时就吃这个吗?”

阿南沉默不语,就连咿咿呀呀的声音也没有发出……

“蓉姑也太欺负人了,每天的饭菜多得都吃不完,也不给你留一点。”

说完,维夭走回去他身边“别担心,你以后再也不用吃那些东西了。”她把新鲜的食物端到阿南面前,说:“吃吧,以后,我吃什么,你就吃什么,这桂花雪酥饼可好吃了,你尝尝。”又把碟子递向他。

阿南听她这么说,脸靠近地闻了闻,他拿起篮子里的筷子,夹了一块放进嘴里。

“你会用筷子!?”我惊奇地问,但是想想他之前也是一个读书人,就算如今变成这个样子,用筷子这种事情也是不会忘记的,随后又问他:“怎么样?好吃吗?”

他点了点头,维夭笑着看他:“好吃的话就多吃点,吃完我再去拿。”

维夭很开心,阿南终于不再害怕她了。

从那以后,维夭几乎每天都去杂院找阿南,给他带去一些水果或是小玩意,他有时会对维夭笑,有时也会坐在杂院门口等她过去。维夭跟他说话时,他也不再是沉默,无论说什么都会笑着点头。

维夭经常晚上和他一起坐在杂院中,和他说囚龙帮中的故事,虽然无趣,但阿南却听得很认真,讲到有意思的事情,他便会“啊……啊”地叫,想必他也一样,很久都没有去外面看过了,甚至比她更久。

如果当时她没有走回藏娇阁,她会不会也像阿南一样,沦落为一个没人喜欢遭人唾弃的人,看着月亮,本来是满园的皎月,可现在却残缺了一角,五爹一定像这月亮一样在天上看着她吧。

“阿南,你知道吗,你是我的第一个朋友。”

阿南不语,依然抬头看着月亮。

“没来藏娇阁之前,你一定有很多很多的朋友吧,可惜,我生来连都没有父母,无依无靠,不过幸好五爹把我抱回了帮中,抚养我长大。”

“……”

“五爹对我可好了,教我功夫,不让别人欺负我,教我识字,说姑娘家不能目不识字,以后被人占便宜都不知道,他每次都会把好吃的都留给我……但是,我却没能照顾好他。”维夭低下头,忍着泪水。

突然,阿南把手搭到了她的手臂上,眼睛看着她。

“你在安慰我吗?没事,人有生老病死,就像这月亮,

《朔应门》精彩评论:

美娱小说,穿越到97年的好莱坞继承即将破产的电影制作公司,找中东土豪融资拍电影,然后收购电影发行公司,下一步应该去坑阿三土豪的钱了,现在时间线进行到了主角(回房,张石)千辛万苦终于收购了宝丽金的海外发行部,刚把这电影整出来。哈哈,主角(回房,张石)还是有点腹黑的,赤裸裸的表现了在利益面前的资本家的嘴脸。总的来说,看的很爽,作者(此木落)还是有考究的,毕竟是美娱老作者(此木落)了,只希望主角(回房,张石)不要种马,不要种马!!!!后宫控制在5人以下我觉得是仙草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