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与陆与之的二三事》 猎奇 与陆与之的二三事GC

更新时间:2019-09-30 21:49:47

《与陆与之的二三事》  猎奇 与陆与之的二三事GC 连载中

《与陆与之的二三事》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几粒米分类:浪漫青春主角:张未乙,许仙

独家完整版小说《与陆与之的二三事》是几粒米最新写的一本浪漫青春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张未乙,许仙,书中主要讲述了: 我和陆与之之间可以说是演尽了少年时期暗恋里的无聊戏码。 每个要上学早晨,我陪他画画然后帮他买早饭帮他背画板,这种状态维持了很久以...展开

《与陆与之的二三事》免费试读

我和陆与之之间可以说是演尽了少年时期暗恋里的无聊戏码。

每个要上学早晨,我陪他画画然后帮他买早饭帮他背画板,这种状态维持了很久以后导致许格子一直说我才是陆与之的妈,而陆与之在我无微不至狗腿至极的照顾下成功从自闭症少年活成了小儿麻痹症中级患者。

每到这个时候我都会让许格子闭嘴,然后反驳说我们家陆与之只是不会与人交往,他的手是画画的,做不来这些蛮力的事。

许格子哧的一声笑了然后摇摇头说:“张未乙,真不知道你喜欢他什么,自闭症患者不跟其他人说话出轨率偏低所以更有安全感?”

我也仔细想过许格子的话,我到底喜欢他什么?经过两个晚上的不断钻研,我想明白了,许格子错了,我喜欢他是因为……呃他长得帅……

这种感觉在他认真画画的时候显的尤为强烈,画画是一门艺术,按理来说,艺术家都自带一种邋遢洒脱的气质在,陆与之却没有,他很爱干净,即使很少说话,但在他感到对环境的不满意时候都会皱起好看的眉头,然后一言不发的给打扫干净。

我从来不认为他有病,虽然经常有人对着我指指点点,大意不过是我是个脑残花痴,为了陆与之的一张脸,连他有病都不顾了之类的嘲讽。

但是我无所谓,我觉得其实她们每个人都想靠近陆与之,只不过她们没机会,她们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既然我妈给我创造了这么良好的先天条件,我是绝对不能辜负党的期望和栽培的。

我开始在心里越发的以陆与之未来女朋友的身份自居,我心里想,反正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他妈都认定我了,你说他一个基本不说话的人也没什么反驳的实力对吧。

我甚至开始早起给我未来的男朋友做早饭,当然毫无疑问结果是失败的,不然我也不会说混沌摊是我爱情的开始了,我会直接说陆与之家的厨房是我婚姻的萌芽。

我在网上搜了一个爱心蛋包饭的教程,还偷偷买了食材藏在冰箱最里面,我记得我起了个大早,然后蹑手蹑脚的进了厨房,还拎着拖鞋,左躲右藏的架势仿佛港剧中张家辉上身的戏精。

经过我粗略的计算,那天早上,我至少用了二十个蛋,才做出一个稍微不是那么像被电击出来的奇怪东西的玩意儿,我死皮赖脸的非要陆与之来尝尝,美其名曰早餐做多了吃不下了。

在我满怀期待的眼神下,陆与之身先士卒,成功的食物中毒被送进了医院。

可以说是我救了陆与之一条小命,看到陆与之倒在地上抽搐的样子,我几乎乱了章法,但是灵机一动想起了电视上的急救措施,一边给他心肺复苏,一边还想给他人工呼吸,没想到他一把挡住我的头说了一堆我听不清楚的话。

我着急的眼泪直掉另一边还在撕心裂肺的大喊:“陆与之,你是不是在说遗言啊,你说清楚一点我听不到,你到底有多少遗产啊!“

陆与之拉住我的手,颤抖的在我手上写下了120。

在我及时的电话下,陆与之的到了急时的救护。你看,我说的没错吧,我救了陆与之的小命,后来我还总是用这件事要挟陆与之,我说:“这要搁在古代,怎么的你也得以身相许了吧!”但我没想到,陆与之没良心,他说:“我从不报恩,我只报仇。”

我在他咬牙切齿的语气中尴尬的附和:“好说好说,俗话说得好,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要不再多等几年?”

但在当时,我还是没心思想这些的,直到医生从急救室里走出来对我谆谆教诲

“他……你……以后奇怪的东西我们还是别吃了好吗小朋友?“

我的脸一下从头顶红到了脚脖子,酝酿了良久才慢慢回答:“我知道了,医生叔叔。“

再然后没多久,我妈就带着小周阿姨从隔壁医院大楼匆匆赶来,我看见我妈用专业到我几乎听不懂的术语跟刚刚喊我小朋友的医生进行了长达五分钟的学术交流,我从他们复杂的理论中提取到了精华,大概七个字,那就是没事了,好好休息。

所以有时候太专业也不好,讲起话来,费劲。

正当我心里沾沾自喜的时候,我***大嗓门如约而至。

“张未乙,你个小兔崽子,我是送你去上学还是送你去参加美国恐怖组织啊,你不要以为人家陆与之不说你就为所欲为了,你是不是把洗衣粉倒他饭里了?说!“

我委屈巴巴地回答:“妈,哪有啊,我给他做饭来着。“

张女士脸上怒气更重:“用洗衣粉做饭啊。“

我更无奈了:“没有啊,我就放了点盐.“

小周阿姨急时阻止了我妈即将落下的打耳刮子:“你干嘛,打我未来媳妇,你经过我允许了吗?“

我在那一秒还不忘感谢了小周阿姨心理清楚的家族关系。

这个时候,陆与之被推了出来,一众人都围了上去,其中以我为首三个女人哭成一团,陆与之抬起手摸了一下我的头看着我们说:“没事,就是难吃了点。“

尾音落下的时候,我好像看见陆与之瞥了我一眼,只是一瞬间,又恢复了正常。

我送完陆与之回病房出来打水看到小周阿姨和张女士坐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正在说话,我正想上去参与这场属于女人的谈话,却隐约听到了我的名字。

“英莲,你刚刚听到了吗,与之说话了,而且脸上还有表情.“

“上周不是刚见过李医生吗,医生怎么说的。“

“李医生说,与之的病情好了很多,而且开始主动说话了,还说他的画中多了很多色彩。“

“这……“

后面的我已经不太听的清楚了,但是我知道我的陆与之要好了,我的陆与之能交朋友了,再也没有人可以说我的陆与之有病了,我喜欢的男孩子怎么会有病,他只是,不适合这个世界的纷扰而已。

在这种巨大的兴奋下,于是陆与之住院的那段时间,我自告奋勇的负责了他落下的学业。

每天,我都会做两份笔记然后一放学就到医院给陆与之补课。

陆与之说:“张未乙,你能不能好好听课,怎么同时做了两份还处处不一样呢?“

我撅着嘴不满的回答:“谁说是我不好好听了,没准时两种解答呢。“

陆与之嗤笑一声然后笑起来:“背诵部分要求也有两种解答方式?一种站着背一种倒立背?“

我一把把笔记本抢过来结巴的反驳:“你,你你就不能好好听课吗,我这都抄的老师的,不听老师的就考不好,你以前不听老师的吗。“

他熟练的转了一下笔,笔杆落下的阴影折射在他细长的食指上,他说:“嗯,不听。“

我几乎气的要跳脚:“那那那那你肯定考不好。“

陆与之一下停住笔微笑着看着我:“张未乙,你身为我的同桌难道不知道,我除了第一没考过其他名次吗?“

我仔细一想也是,陆与之从来都是第一名,从来没有变过,但是好胜心让我继续嘲讽他:“那,那你同意我给你补课干嘛,哼。“

陆与之的眉眼弯弯,后背靠上枕头:“为了和你产生这次愉快的对话。“

他的话一字一句,仿佛怕我听不清楚似的,故意说的很慢,外面的风,也吹的很慢,身边的一切都慢了下来,让我有足够的时间好好品味他这句话,好甜啊。

暗恋就是这样,偷偷得来的显得更加甜,更加让人无限遐想。

我几乎不敢呼吸的看着陆与之,心里大概是在想着这个磨人的小妖精之类大逆不道的词汇,我用了很大的努力才控制住自己不跳起来,可陆与之像个没事儿人一样躺在床上翻着书,我恨不得上去掐死这种撩完就跑的人。

就像现在我也想掐死他,是这么回事,我们下了飞机就直奔酒店,本来想着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不要再跟陆与之高明的过招了,所以我放了行李就在床上呈大字型躺着,正在我感慨大床就是舒服的时候,陆与之一个电话就把我从柔软的大床上拖了起来。

“我饿了。“

“你饿了你找吃的啊你找我干嘛,床旁边有服务电话。“

“我一个人吃不下。“

“大哥,你一个人吃不下,我总不能雇七八个人陪着你吃吧。“

“你来陪我吃。“

“我不要,我要睡觉了。“

“那我来陪你睡“

我浑身一个激灵立马拒绝道“别别别,吃饭吃饭,我就来。“

挂了电话,我一边穿衣服一边感慨美利坚的开放程度,陆与之一个自闭症儿童硬是被美帝开放的民风影响成了一个随时散发骚气的荡妇。

想到这里我还很配合的抖了一下,但是这一想法在我在楼下餐厅见到陆与之的时候又被打消了,陆与之这张脸怎么看还是许仙,而且是吞了白素贞千年内丹的许仙。

“未乙,过来坐。“许仙,奥不,陆与之招了招手示意我过去。

我走过去一屁股坐下:“我的那份呢?“

他一脸听不懂的样子:“你也要吃嘛?“

我顿时火了:“陆与之,你看我的体型像是那种会节食的人吗?“

“不是。“他很认真的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然后按了服务铃:“你好,再来两份蛋炒饭,不要葱。“

我满意的点了点头,对于陆与之居然还记得我的小习惯我感到很受用:“你还记得我不吃葱啊。“

陆与之头也没抬的喝了一口咖啡:“你不吃的多了,我哪记得住。“说完眼神还晃了一下。

我其实一直觉得陆与之虽然长得好看各方面优秀,但是他嘴不饶人这一点就够他找不到女朋友了,我喜欢他可以说是上帝派来解救他空白的感情空间,不然我也不会总是油然而生一种使命感不是。

“张未乙,你

《与陆与之的二三事》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几粒米)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张未乙,许仙)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几粒米)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与陆与之的二三事》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张未乙,许仙),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